自我介紹

纓桂

Author:纓桂
腐壞值:400%
屬性:大叔控、傲嬌控
(註:紅髮偏好)

FB:godpinion
Plurk:godpinion
Weibo:godpinion
Twitter:godpinion
AO3:godpinion
Pixiv:519002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同人產物

OSOMATSU-KUN FANBOOK
《JUST FOR YOU》

R15|小說|A5判|92pp
CP:速度松、數字松、材木松

FREE! FANBOOK 2
《Arrested!》

R18|漫畫|B5判|16pp
CP:宗凜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銀色記憶-》

A5判|261pp|H番外
CPx3

FREE! FANBOOK
《松岡凜の生活日誌》


四格漫畫|A5判|16pp
凜中心|全員歡樂向|手工釘裝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


A5判|266pp|H番外
CPx3

坂道のアポロン FANBOOK
《紅線の末端》

漫畫|B5判|24pp
CP:千太郎x薰

ONE PIECE FANBOOK3
《有期限的承諾》

漫畫|B5判|24pp
CP:D兄弟

TIGER & BUNNY FANBOOK
《Love&Punishment》

漫畫|B5判|24pp
CP:兔虎

ONE PIECE FANBOOK 2
《戀愛是厚顏無恥的!》


R18|漫畫|B5判|24pp
CP:卓洛x山治(索香)

ONE PIECE FANBOOK 1
《THE DIARY OF LITTLE
SANJI》


漫畫|B5判|48pp
全年齡|輕鬆歡樂|成長領會
CP:卓洛x山治(索香)

[BL|短篇]《不是愛》(十八)尋找

(十八)冰寒刺骨

跟煌談過以後,桎豁然開朗,沒再糾結於自己和颻的關係了。
只有兩個人的生活很簡單,工作的時候認真工作,休閒的時候可能外出逛逛,或是待在家裡滾滾床單再大睡特睡。
桎本來就比較孤僻,社交圈子非常小,一整個星期沒跟颻以外的人說話也不是什麼罕見的事。
颻雖然健談外向,但是沒有比能跟好友在一起更讓他高興了,他一點都不介意待在只有兩個人的世界,反之,更喜歡這種像是能夠獨佔桎的感覺。
若然問及這段友誼會否永久,可能沒有人能給予肯定的答案,但颻深信可以,桎也希望如此。
擁有如此默契的兩人就在平凡的日子中度過一個個嚴冬酷夏,也似乎會在可見的將來繼續一起生活下去。
不過,這是基於世上真的只有他們兩人的假設,而事實並非如此。
昏黃的燈火閃了閃,涼風把窗旁的樹葉吹得搖擺不定。
入夜後,本來經常窩著兩個男人的狹小房間,現在就只剩下一個男人——颻無聊得在床上打滾。
「都這麼晚了…桎到底跑到哪裡去了?」颻盯著頭頂剝落的油漆呢喃。
天氣這麼冷,桎很少會獨自外出,就算外出也會很快回來,所以現在已經十點了,桎都還沒回來,讓颻覺得很奇怪之餘,還感到有點不自在。

掏出手機來滑了滑,剛才發出去的短訊還沒有回覆,颻皺皺眉頭正想撥號的時候,耳邊就傳來開門的聲音。
「桎。」颻聞聲立刻從床上爬起身,語氣罕有地認真。
「怎麼了?」桎的臉被冷風吹得紅紅的,他進來後趕緊把門關好,就馬上脫鞋鑽進暖呼呼的被窩裡。
「剛才去哪裡了?」颻讓出最溫暖的位置後問。
「我剛才遇上以前很照顧我的學長了!所以跟他聊了一會兒。」雖然桎只是微笑著回答,但眼睛看上去非常高興。
「學長?」颻蹙眉。
「對,想不到會重遇他呢,真懷念。」桎把脫下來的毛帽和羽絨外套拋到桌子上,習慣性地往颻的懷裡靠攏。
「……」颻心裡有點不是味兒,平時就算他怎樣逗桎,桎都不曾這麼高興…
隔天晚上,又只剩颻一個人待在家裡,他整晚都緊皺著眉,臉有點臭,不耐煩地猛抽煙。
等到凌晨一時多,門被打開了,隨之響起一連串的咳嗽聲。
「不是說過抽煙要開窗的嗎?!想自殺了?」桎在濃厚的煙霧中跌跌碰碰地走進房間,爬到床上把僅有的一扇窗打開。
「去哪裡了?」颻沒理桎的責備,劈頭就問。
「跟學長到酒吧去了,上次都沒時間好好敘舊。」桎的心情很好,完全沒注意到颻一反常態的語氣。
「敘舊要花上一整晚的嗎?」颻從齒縫間擠出字句,非常不爽。
颻從桎出門後就一直坐在床上等,連晚飯都還沒吃,肚子裡只有又黑又燙的濃煙。
「你不用等我啦。」桎把桌上像小山一樣高的煙蒂倒進垃圾桶裡,知道颻一直在等他。
「…那個男人的技術很好?」颻深吸一口煙再緩緩吐出,無比冷靜地問。
「什麼?」桎以為自己聽錯了,用很詫異的眼神望向颻。
「他那根比我大嗎?」颻冷冷地回盯著桎,換了個問法。
「你在說什麼啊?!我們只是朋友!」桎站直身子糾正,好心情都被破壞了。
「我們也是朋友啊。」颻的臭臉看得桎莫名火起。
桎真的受夠了,他才不管「朋友」對颻而言是什麼,這樣扭曲他跟學長的關係就只能是種侮辱。
「你在發什麼瘋啊?!」桎無法抑壓自己心中的怒火,實在有太多年沒這麼生氣過了。
「我看你剛才就在那個男的懷裡淫蕩地喘息吧?」颻把煙滅了,嗤笑著諷刺。
「你…你以為我是那種放蕩的女人嗎?!」桎氣得耳根都紅透了,對颻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來感到難以置信。
「難道不是嗎?」颻別過臉,冷淡的態度讓他跟平日判若兩人。
「可惡!你說夠了沒有!!」桎衝上前,一把抓住颻的衣領咬牙怒吼。
明明當初是颻對他苦苦哀求又死纏難打,他才勉強答應跟颻維持這種不上不下的性關係,颻憑什麼把他說成這樣。
「……」整個人被揪住的颻狠盯著桎,沒再說話。
「再說,即使我跟學長做過,也不用你管!」桎在快要碰到颻鼻尖的距離瞇眼說道,然後把他扔回床上去。
「什麼叫作不用我管?!」颻猛地站起來抓住桎的手臂將他推到牆邊,額上青筋畢露。
「你又不是我的誰!如畢你要去找女人,我也管不了!」桎板起臉來說明,毫不畏懼地回瞪面前把他逼到牆邊的男人。
「…你想找多少女人都可以,我就是不要讓其他男人碰你!」颻一時說不出話來反駁,最後只能使盡力氣把這句話說出口。
然後房間一下子就靜下來了,接下來的時間,誰也沒再說過半句話。
也許颻不是真的不懂,這多年來的相處任誰都明白這段關係的意義,只是他一直都找不到一個更好的理由獨佔他的朋友,也從沒有人教過他。
深夜,兩人背對背地側躺在床上,冷風不斷從窗子溜進房間。
平時總愛躲在颻懷裡取暖的桎,今晚冷得連人帶頭躲進被子裡才能入眠。
一夜裡,桎冷醒了好幾次。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http://godpinion.blog132.fc2.com/tb.php/250-ab26248a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