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纓桂

Author:纓桂
腐壞值:400%
屬性:大叔控、傲嬌控
(註:紅髮偏好)

FB:godpinion
Plurk:godpinion
Weibo:godpinion
Twitter:godpinion
AO3:godpinion
Pixiv:519002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同人產物

OSOMATSU-KUN FANBOOK
《JUST FOR YOU》

R15|小說|A5判|92pp
CP:速度松、數字松、材木松

FREE! FANBOOK 2
《Arrested!》

R18|漫畫|B5判|16pp
CP:宗凜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銀色記憶-》

A5判|261pp|H番外
CPx3

FREE! FANBOOK
《松岡凜の生活日誌》


四格漫畫|A5判|16pp
凜中心|全員歡樂向|手工釘裝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


A5判|266pp|H番外
CPx3

坂道のアポロン FANBOOK
《紅線の末端》

漫畫|B5判|24pp
CP:千太郎x薰

ONE PIECE FANBOOK3
《有期限的承諾》

漫畫|B5判|24pp
CP:D兄弟

TIGER & BUNNY FANBOOK
《Love&Punishment》

漫畫|B5判|24pp
CP:兔虎

ONE PIECE FANBOOK 2
《戀愛是厚顏無恥的!》


R18|漫畫|B5判|24pp
CP:卓洛x山治(索香)

ONE PIECE FANBOOK 1
《THE DIARY OF LITTLE
SANJI》


漫畫|B5判|48pp
全年齡|輕鬆歡樂|成長領會
CP:卓洛x山治(索香)

[BL|短篇]《不是愛》(十六)朋友的意思

這篇也進入倒數階段了!
這算是銜接楔子的一個段落~

(十六)朋友的意思

「其實那天晚上我在事務所碰見政哥了。」那晚桎回到家時,颻已經呼呼大睡了,所以他根本不知道桎什麼時候回家,更不可能知道桎跟政去了喝酒。
「啥?他對你說什麼了嗎?」颻爬起床,緊張兮兮地問。
桎皺起眉,他獨自苦惱了很久都沒告訴颻,就是因為每次提起政,颻都會有很大的反應。
「…他以為我們是情侶。」桎遲疑地選擇老實回答,不然颻是鐵定不會就此罷休的。
「什麼?!他當我們什麼了?我們像這種膚淺的關係嗎?!」颻猛地坐起來盤起手,一本正經地說。

桎想像過很多颻會怎樣否認這個誤會的方式,但可從沒想過他會把話說到這份上,這讓他有點愕然,還有點無奈。
「…那『床伴』和『炮友』這些關係就不膚淺了?」桎把手上的煙滅掉後縮回被窩裡。
「我們不只是『床伴』和『炮友』,還是『朋友』啊!愛一個人就算愛得有多深,熱戀期過了就什麼都不一樣了,只有友情才是永久的!」颻就似有著某種強烈信念的提倡者一樣,激動地拍了下床,大聲敘述他的學說。
「那麼絕交?」桎想也沒想就從口中蹦出這句話來反駁了,這是友人間反射性的鬥嘴行為。
「…小桎不會真的想跟我絕交吧?」颻聞言頓了頓,擠出有點不自然的笑容向桎確認。
「…只是舉例。」桎從來都沒有這個意思,颻這樣一問也讓他差點沒反應過來。
「嗯…那就好。」說到這裡,不知為何氣氛變得有點尷尬,兩人就沒再說話,直接倒頭大睡。
老實說,桎從沒想過颻會把「朋友」看的這麼重,怪不知他跟其他人這麼要好,都仍然堅持自己是他唯一一個朋友的說法,原來是真的沒有把他們當成朋友…
想到自己在他的眼中是這麼特別的存在,桎的心中難免有種無法言喻的優越感。
雖然颻是很煩,但卻是僅次於政,最了解他的人了,而且相處起來也令他很安心,所以如果真的能夠跟颻當一輩子的朋友的話,桎是覺得蠻不錯的。
不是戀人,而是一對只有彼此的好朋友、好死黨——桎非常滿意這個解答。
本應是這樣的,桎的煩惱本應在那天與颻坦白後完全消失,可惜事與願違,在幾天後發生了點事讓桎非常介懷。
當天,桎和颻如常地往返一些地方,執行日常的簡單任務。
這些活動包括運送重要的物品甚至人,到別的小組幫忙處理他們的大小事務,還有用盡辦法搜集某些無法從正途或常規手段獲得的情報等。
因此他們有時需要在夜裡趕路,就會被一些不知該說是盡責還是太閒的警察攔截查問。
這天也是這種情況,可是遇上的卻是個存心找碴的下流警察。
被要求搜身不是很罕見的事,所以當桎和颻被兩個警察分別帶到一旁搜身時也是相當配合的——他們這次沒帶著東西。
不過桎從感受到身體被陌生男人觸碰的那一刻開始,就知道那是在對他毛手毛腳,多於想在他身上找出什麼違規品來。
起初他是有想抵抗的意思,畢竟從跟颻搭檔以後,他都沒被颻以外的人碰過他的身體,現在在毫無預警底下遇到如此不檢點的揉撫,實在讓他感到極為噁心。
但沒過幾秒,他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他和颻還有路要趕,也許忍耐一下,讓對方高興過後就能早早離開。
「小子你的身材還真不錯呢…看這屁股就是天生用來夾棒子的類型…」令人作嘔的猥褻語調和性騷擾話語在桎的耳邊響起,中間還夾雜一些充滿污穢情慾的呼吸聲,讓桎打了個激靈。
見懷裡的小男生露出厭惡的表情但又無從反抗,該人就更亢奮了,得寸進尺地用下體去頂他富有彈性的屁股。
桎這下終於忍不住,正要轉身說些什麼,卻冷不防被一隻溫熱的大手抱住了肩。
「夠了!再碰我的東西,我就把你小得可憐的剁碎餵狗!」熟悉的側臉和嗓音再一次為他擋下了一般男人不該遇上的麻煩,他的腦袋卻因對方的言行而變得一片空白。
之後的亂局是怎樣擺平的,桎已經忘了,回過神來就只剩他和颻兩人。
「…剛才你說誰是你的東西?」桎繃緊著臉質問。
颻留意到他的不對勁,心就有點慌了,怕會因剛才的一時口快而捱罵。
「哎…你…你不是我的朋友嗎?」颻露出討好的笑容回話。
「……」桎緊皺眉頭,無法否認。
但他真的搞不懂颻口中的「朋友」是什麼意思。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http://godpinion.blog132.fc2.com/tb.php/247-970583bd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