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纓桂

Author:纓桂
腐壞值:400%
屬性:大叔控、傲嬌控
(註:紅髮偏好)

FB:godpinion
Plurk:godpinion
Weibo:godpinion
Twitter:godpinion
AO3:godpinion
Pixiv:519002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同人產物

OSOMATSU-KUN FANBOOK
《JUST FOR YOU》

R15|小說|A5判|92pp
CP:速度松、數字松、材木松

FREE! FANBOOK 2
《Arrested!》

R18|漫畫|B5判|16pp
CP:宗凜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銀色記憶-》

A5判|261pp|H番外
CPx3

FREE! FANBOOK
《松岡凜の生活日誌》


四格漫畫|A5判|16pp
凜中心|全員歡樂向|手工釘裝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


A5判|266pp|H番外
CPx3

坂道のアポロン FANBOOK
《紅線の末端》

漫畫|B5判|24pp
CP:千太郎x薰

ONE PIECE FANBOOK3
《有期限的承諾》

漫畫|B5判|24pp
CP:D兄弟

TIGER & BUNNY FANBOOK
《Love&Punishment》

漫畫|B5判|24pp
CP:兔虎

ONE PIECE FANBOOK 2
《戀愛是厚顏無恥的!》


R18|漫畫|B5判|24pp
CP:卓洛x山治(索香)

ONE PIECE FANBOOK 1
《THE DIARY OF LITTLE
SANJI》


漫畫|B5判|48pp
全年齡|輕鬆歡樂|成長領會
CP:卓洛x山治(索香)

[BL|短篇]《不是愛》(十五)默認的關係

久違的更新~~
應該25篇內能寫完的!

(十五)默認的關係

時間總是跑得很快,桎最討厭的冬天又再次造訪這個小鎮了。
不過對颻而言,冬天反而是他最期待的季節。
因為這是唯一一個桎不會嫌棄他總是黏著自己的季節,還可以做愛做到爽!
而冬天再臨,也就表示他們作為同居的床伴已滿一年了,兩人對雙方的起居習慣和性方面的要求應該都很熟悉才對,但颻就是不知為何經常犯錯,惹桎不滿。
特別是在性方面的,桎說過千百萬次不要射在裡面,可是颻總會重蹈覆轍,令桎相當懷疑他究竟是不是故意的。

雖說天氣冷時射在裡面是挺溫暖的,但事後清理真是非一般的麻煩。
一般做愛後桎可以選擇待在被窩睡覺或先去澡堂清洗一下才睡,若然射在裡面的話,就不能這麼輕鬆了。
因為要把體內的東西全都洗出來才不至於肚子痛,桎就必須在完事後冒著寒風到距離較遠的事務所借用獨立浴室,花至少半小時把身體內外都洗乾淨才行。
這個月內,颻已是第三次給桎製造出這種麻煩,桎在洗澡期間好好考慮過後,決定回去就要宣告「以後不戴保險套就不做」了。
帶著決心步出浴室的時候,桎剛好遇到住在事務所的政。
「咦,又是颻嗎?」政看見桎時,有點錯愕地問。
「…什麼?叫錯名字了吧。」桎愣了愣才懂得反應。
「哈哈,不是啦,我是在問那小子是不是又害你要特地上來洗澡啦。」政笑著解釋。
「…為什麼會知道…」桎一直以為自己掩飾得很好,虧他之前還多次提醒颻不要在政面前亂說話…
「只看你在認識颻後上來洗澡的頻密度,就能推斷出來了吧,哈哈。」自己撿回來的孩子就是自己的責任,他們的一切政都看在眼裡,怎可能會被輕易瞞過。
「……」這是無可否認的事實,桎一向都不喜依賴政和事務所。
所以除了上廁所會到家樓下的公廁外,洗澡都會優先選擇家附近的澡堂,即使費用有多昂貴,也不曾打算像某些同伴一樣經常借用事務所裡的設備。
澡後碰巧遇上政,兩人就久違地到兩條街後的酒吧一起喝酒聊天。
談及桎跟颻合作後的工作表現好了很多,政還坦白說自己以前一直都很擔心桎,認為他是眾多孩子之中最令人無可適從的一個。
「現在看你終於找到拍檔一起工作,他又很會保護你,我真的放心了不少。」政說完後釋懷地笑笑,呷了一口酒。
「…我也能保護到自己啦。」桎不滿地皺起眉,討厭政至今都不認同他有照顧自己的能力。
「就是你有這種想法,才更令我擔心!」政用指頭彈了桎的額一下。
「別總是把人當作小孩!」桎捂著額,狠瞪著政說。
「哈哈,我才不會把你當作小孩!你是長得很漂亮,但臉一點都不年輕呢。」政咧嘴而笑。
「哼。」桎別過頭,把面前的酒一乾而盡,讓酒保幫他加點酒。
「所以…你是選定他了吧?」政笑咪咪地向桎確認。
「…什麼意思?我們只是朋友。」桎聞言轉過頭,挑眉回話。
「哦…哈哈,是嗎?還以為我們其身不正把桎教壞了呢。」政望向身前站在吧台後的酒保說道,結果被打頭了。
「別胡說,誰跟你其身不正了?」束著辮子的金髮男酒保板著臉說。
「唉,真過分,明明昨晚還纏著人家說還要還要…」政無奈搖頭,然後敏捷地往後一靠,閃過對方的另一次攻擊。
「閉嘴,再胡說就把你剁了拿去餵魚!」打不到政令他的臉變得更臭了。
「嘻,你才幹不出來。」政一臉從容地笑著說。
「嫂子冷靜,事務所沒了政哥,我們全都要失業了。」桎對這對戀人打情罵俏的模式早已司空見慣。
「…就說別在這裡叫我嫂子了…叫我煌耀就好。」酒保露出有點尷尬的笑容,小聲囑咐。
「對不起,煌耀哥。」桎老實地低頭道歉,但其實他是故意挑在這個時候把煌叫作嫂子的,不然他們再吵下去很可能會改用拳頭調情,到時就沒人可以制止他們了。
「哎,怎麼對小煌就這麼恭敬…這是針對我嗎?」政用受傷的語氣說。
「別理那個蠢材了,桎下次也帶那個…叫啥…男朋友過來坐坐吧。」煌在旁聽過政和桎的對話後,也對颻感到有點好奇。
「…就說那是朋友,不是男朋友了…」桎眉頭緊鎖,沒想到煌也會跟政一樣和他開這種玩笑。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http://godpinion.blog132.fc2.com/tb.php/242-df58c89b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