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纓桂

Author:纓桂
腐壞值:400%
屬性:大叔控、傲嬌控
(註:紅髮偏好)

FB:godpinion
Plurk:godpinion
Weibo:godpinion
Twitter:godpinion
AO3:godpinion
Pixiv:519002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同人產物

OSOMATSU-KUN FANBOOK
《JUST FOR YOU》

R15|小說|A5判|92pp
CP:速度松、數字松、材木松

FREE! FANBOOK 2
《Arrested!》

R18|漫畫|B5判|16pp
CP:宗凜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銀色記憶-》

A5判|261pp|H番外
CPx3

FREE! FANBOOK
《松岡凜の生活日誌》


四格漫畫|A5判|16pp
凜中心|全員歡樂向|手工釘裝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


A5判|266pp|H番外
CPx3

坂道のアポロン FANBOOK
《紅線の末端》

漫畫|B5判|24pp
CP:千太郎x薰

ONE PIECE FANBOOK3
《有期限的承諾》

漫畫|B5判|24pp
CP:D兄弟

TIGER & BUNNY FANBOOK
《Love&Punishment》

漫畫|B5判|24pp
CP:兔虎

ONE PIECE FANBOOK 2
《戀愛是厚顏無恥的!》


R18|漫畫|B5判|24pp
CP:卓洛x山治(索香)

ONE PIECE FANBOOK 1
《THE DIARY OF LITTLE
SANJI》


漫畫|B5判|48pp
全年齡|輕鬆歡樂|成長領會
CP:卓洛x山治(索香)

[BL|短篇]《不是愛》(十二)接二連三

劇情終於有進展了…說好的短篇呢?!

(十二)接二連三

這天桎剛上床準備睡覺時,颻玩突襲了。
「滾開!精蟲上腦嗎你?!」桎一腳踢開颻後大罵。
「什麼嘛…天氣開始轉冷了,不覺得搬來兩個月都還要睡地鋪的我很可憐嗎?」颻抱著肚子噘嘴說道。
「你自找的,想睡床就搬走。」桎瞇起眼。
「但我想睡的是你啊!」颻皺眉叫嚷。
「…去死。」桎的臉變得鐵青,很討厭颻把想跟自己做愛說成要睡女人一樣。
颻知道自己說錯話就連忙閉嘴回到地鋪上,因為桎從沒氣到叫他去死的…
「…小詩不是挺喜歡你的嗎?你就回應一下人家吧。」桎突然想起最近工作時經常只顧著跟颻聊天的詩。
「小詩是不錯,但我現在只想跟小桎做啦…」端坐在地鋪上的颻露出欲哭無淚的樣子。
「……」桎無言以對。
就如颻所說,已經兩個月了,桎對颻的耐性快要被磨光。
桎就是不明白為什麼颻對自己這麼執著,自己的身體真的這麼棒嗎?
雖然他沒幹過男人,但想也知道身材嬌小又軟綿綿的女人絕對比自己好抱。
他一直都想不明白為什麼颻要糾纏自己,問颻又問不出有意義的答案來。
什麼「想做就想做」這種沒頭沒腦的理由,桎是不會接受的。
可是因為住的地方很小,桎有時會碰見颻在自行解決,看多了還是會覺得有點抱歉的,好像把他逼成這樣是自己害的一樣…
有一天早上十時多,桎剛睡醒就發現颻又跑上自己的床來了,一起睡很擠都算了,還要把自己抱在懷裡固定著,完全動彈不得。
正想掙脫起來的時候,屁股就碰到什麼硬硬的,桎心裡一沉,身體僵住了。
「颻…」桎沉著氣叫喚從後抱著自己的颻。
「嗯…幹嘛?」颻皺起眉咕噥著問,把桎抱得更緊了。
「你頂著我。」桎冷靜地陳述。
「頂…什麼…咦,抱歉抱歉!」睡迷糊的颻花了兩秒才理解到桎的話,嚇得馬上放開他坐起來,雙手高舉表示無辜。
「……」桎緩緩地爬起來,盯著颻。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是它擅自硬起來!」颻生怕桎會誤會,急忙自辯。
桎當然知道,即使颻有多想跟自己做,也絕不敢做出這種過分的行為,但他實在忍不下去了。
桎伸出手,覆蓋上颻鼓起的胯下。
「不准射在裡面。」桎瞪著颻作出警告,拉開了颻的褲鍊。
因為一次這樣的契機,桎跟颻做了第二次。
朋友的定義是什麼,桎不清楚,也不想堅持了,反正大家高興就好,他也不是什麼品德高尚的人。
兩個人一起睡比較溫暖就抱著一起睡,跟朋友做愛很舒服就躲在家裡一起做愛,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桎回想起這兩個月以來的心煩意亂,頓時發現那只是自己鑽牛角尖所致。
自己在下意識追求所謂的普通、所謂的平凡、所謂的正常,卻沒想到自己和身邊的人從來都跟這些扯不上邊…
「你有跟男人做過?」光溜溜的桎在昨晚睡前脫下的外套口袋裡掏出香煙。
「什麼?」颻把保險套綁好扔出窗外。
「在我之前有跟男人做過?」桎點燃煙支,回到床上用被子蓋著自己。
「沒有,你是第一個。」颻也回到被子裡,被子裡的溫度隨即上升了不少。
「…那怎麼這樣純熟?」桎有點懷疑地蹙起眉,深吸一口煙讓自己忽略身後殘餘的違和感。
「哦,因為之前有個養我的女人喜歡用後面嘛,就是我燒的那個大姐頭,喜歡玩重口味的,嘻嘻。」颻覺得桎在稱讚自己,就高興地笑著解釋。
「……」桎忘了女人也能用後面做。
「可以再做一次嗎?小弟弟還靜不下來…」颻湊過去,在桎的耳邊輕聲探問。
「…猴子嗎你…」桎白眼,嘆了口氣後還是把剛點燃的香煙掐滅在煙灰缸。
反正做一次麻煩,做兩次都一樣麻煩,就奉陪好了。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http://godpinion.blog132.fc2.com/tb.php/233-c2b5143a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