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纓桂

Author:纓桂
腐壞值:400%
屬性:大叔控、傲嬌控
(註:紅髮偏好)

FB:godpinion
Plurk:godpinion
Weibo:godpinion
Twitter:godpinion
AO3:godpinion
Pixiv:519002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同人產物

OSOMATSU-KUN FANBOOK
《JUST FOR YOU》

R15|小說|A5判|92pp
CP:速度松、數字松、材木松

FREE! FANBOOK 2
《Arrested!》

R18|漫畫|B5判|16pp
CP:宗凜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銀色記憶-》

A5判|261pp|H番外
CPx3

FREE! FANBOOK
《松岡凜の生活日誌》


四格漫畫|A5判|16pp
凜中心|全員歡樂向|手工釘裝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


A5判|266pp|H番外
CPx3

坂道のアポロン FANBOOK
《紅線の末端》

漫畫|B5判|24pp
CP:千太郎x薰

ONE PIECE FANBOOK3
《有期限的承諾》

漫畫|B5判|24pp
CP:D兄弟

TIGER & BUNNY FANBOOK
《Love&Punishment》

漫畫|B5判|24pp
CP:兔虎

ONE PIECE FANBOOK 2
《戀愛是厚顏無恥的!》


R18|漫畫|B5判|24pp
CP:卓洛x山治(索香)

ONE PIECE FANBOOK 1
《THE DIARY OF LITTLE
SANJI》


漫畫|B5判|48pp
全年齡|輕鬆歡樂|成長領會
CP:卓洛x山治(索香)

[BL|短篇]《不是愛》(八)身為朋友

(八)身為朋友

政的小組只是組織裡一個很小的支部,其成員只有十來人,大多都是一些自幼父母雙亡或被父母遺棄,無親無故的孤兒。
廿年前,是政把落入人口販子手中的他們買下來,從小培養,好讓他們能夠在這個世界的黑暗面獨力生存的。
雖然政從來沒有要求他們加入組織,但他們自小就在這個圈子長大,所見所聞都跟黑道脫不了關係,再加上政是為組織效力的,為了報答他,他們都很樂意成為他的助力。
更何況政本來就在組織裡有一定的地位,就算沒有與人競爭之心,都是組織幹部恨不得馬上除去的眼中釘,他們都有自覺隨時捨身保護這個恩人兼養父。
除此之外,事務所一般的日常工作就只是解決一些其他組織不想處理或無法處理的雜務。
沒有特定的工作類型,上至走私、販毒、潛入別的組織當臥底,下至討債、進行地下交易、暫時充當組織的跑腿,他們幾乎什麼工作都會做。
但若然是政認為風險太高而他們又不想處理的委託,政都會替他們拒絕的。
萬一任務途中出了什麼問題,政亦會為他們挺身而出。
他們的關係就是這樣特別——一種近乎親人但又不會太親暱的關係,其中更多的是親人般的牽絆。
而這段關係是雙向的,不是誰的一廂情願,也並非只是其中一方的盲目付出。
因此,政的這個小組比組織其他組別都還要團結和忠心。
桎身為這小組的一分子,也十分敬愛和崇拜政,對他有絕對的信任之餘,更願意為他做任何事。
颻待在這個小組越久,就越能感受到這一點。
雖然颻不喜歡桎的眼裡只有政和他的小組,但這卻是颻怎樣也沒法介入的。
只是有一件事,颻真的很想確認一下。
「我說…那個男人真的很疼你呢,你們在交往?」加入他們差不多一星期,颻看得出桎和政的關係比其他小組成員都還要好。
「誰?」桎伏在窗子,目不轉睜地盯著對面單位的監視對象,漫不經心地問。
「政。」颻拿著煙,托起頭看著桎專注的側面說。
「別傻了,哪有。」桎眼睛眨也不眨,面不改容地否認。
「怎可能沒有。」颻早就知道桎會否認的了,因為桎太受歡迎,經常會被問起有沒有跟誰在交往,桎每次都會否認的。
「……」其實否認過後不被信任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可是桎沒想到連颻都是這樣。
「有在交往就認了吧,我又不討厭同性戀。」颻狠抽了一口煙,不滿桎對他有所隱瞞。
「…真的沒有,政哥現在已經有個在穩定交往的戀人了。」其他人就算了,桎不會解釋什麼,但現在不信任他的是颻——他最好的朋友。
「老實說,你們之間的相處方式和氣氛…誰跟誰做過,我一眼就能分辨出來啦,還想騙我…」颻叼著煙,瞥了瞥窗外正跟某個女人說話的監視目標。
桎把盜聽用的耳機放近耳邊,沒回答颻。
良久,女人離開了,桎才放下耳機。
「…做是做過,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而且那次只是我想試,政哥才陪我的,我們沒有交往。」桎想儘快結束這個話題,只好清清楚楚地交代他跟政的關係。
「那…我也可以試試嗎?」颻得到答案後,第一個反應卻是這樣。
「……」桎沒想到颻會有這麼白癡的想法,沒法不把視線移離目標,皺起眉向颻投以疑惑的眼神。
「讓我試試啦…我們是朋友吧?」颻看到桎終於轉過頭看他了,就咧嘴而笑。
「…朋友才不會上床吧?」桎反了個白眼,別過頭繼續監視目標,不想理颻。
「嘻嘻,這世上有種叫作炮友的朋友關係啊。」颻拉著椅子,靠近桎一點淫邪地笑著說。
「…你確定炮友是朋友的一種?」颻湊得太近了,嘴吐的白煙遮擋了桎的視線,桎用手推開他。
「不是嗎?」颻捉住桎的手,嘻皮笑臉地反問。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http://godpinion.blog132.fc2.com/tb.php/213-9c5175eb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