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纓桂

Author:纓桂
腐壞值:400%
屬性:大叔控、傲嬌控
(註:紅髮偏好)

FB:godpinion
Plurk:godpinion
Weibo:godpinion
Twitter:godpinion
AO3:godpinion
Pixiv:519002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同人產物

OSOMATSU-KUN FANBOOK
《JUST FOR YOU》

R15|小說|A5判|92pp
CP:速度松、數字松、材木松

FREE! FANBOOK 2
《Arrested!》

R18|漫畫|B5判|16pp
CP:宗凜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銀色記憶-》

A5判|261pp|H番外
CPx3

FREE! FANBOOK
《松岡凜の生活日誌》


四格漫畫|A5判|16pp
凜中心|全員歡樂向|手工釘裝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


A5判|266pp|H番外
CPx3

坂道のアポロン FANBOOK
《紅線の末端》

漫畫|B5判|24pp
CP:千太郎x薰

ONE PIECE FANBOOK3
《有期限的承諾》

漫畫|B5判|24pp
CP:D兄弟

TIGER & BUNNY FANBOOK
《Love&Punishment》

漫畫|B5判|24pp
CP:兔虎

ONE PIECE FANBOOK 2
《戀愛是厚顏無恥的!》


R18|漫畫|B5判|24pp
CP:卓洛x山治(索香)

ONE PIECE FANBOOK 1
《THE DIARY OF LITTLE
SANJI》


漫畫|B5判|48pp
全年齡|輕鬆歡樂|成長領會
CP:卓洛x山治(索香)

BH6同人《ONE MORE HUG》 #5

#5 ALWAYS BE WITH “YOU”

本以為說出來後一切就會結束,事情卻有了出乎意料的發展,HIRO覺得這就像一場夢似的難以置信。
可惜,只是兩人心意相通是不足夠的,TADASHI依然不明白。
「我答應你,回到十年前,我會做主動的那個,讓你察覺到自己的感情、讓你得到幸福,不論是十年前還是現在的你。」當天,TADASHI作出了這樣的承諾。
他還沒能放下,他依然想彌補大家的那十年光陰,想把HIRO這十年的痛苦回憶消除掉。
當下聽到TADASHI如此承諾的HIRO只能默然抱緊了他,既感動又難過。
因為HIRO知道自己再說什麼都沒用了,現在唯一的選擇就只有成全TADASHI。
TADASHI是個多麼執著、多麼堅毅不屈的人,從他製造BAYMAX的錄影數量之多就能證實了。
HIRO自幼就跟他一同長大也十分清楚。
只要是他認定自己能做到的,就定必竭盡所能、不屈不撓地把事情完成。
他認為只要有信念,不輕言放棄,所有事都能達成的——這正正也是一個成功的科學家必備的精神。
HIRO從心底裡敬佩TADASHI,也一直依循著這種精神活著,但他終究不是TADASHI…
試問又有誰知道,他小時候的狂妄自大並非源自他的內心,其實只是被TADASHI寵出來的一種自我保護?
沒有TADASHI,他就什麼都不是。
這十年讓他認清了這個事實,同時也大大削弱了他的銳氣。
一次又一次,HIRO懷抱著TADASHI其實沒有葬身火海的希望去尋找各種可能性,卻一而再,再而三地認清TADASHI已經永遠離開自己的事實,使他的心變得像玻璃一樣脆弱。
穿越時空這個科學領域實在太大,還需要很多時間作深入探討和研究。
HIRO就算有多聰明,在這個領域也只是個初學者。
他自問這次能夠成功救出TADASHI並回到這個時軸的這個時間點,是包含了很多運氣在裡面。
而那時,他也是做足了最壞的打算和做好了失去一切的心理準備,才下定決心踏進時光機的。
若然現在要他再來一次,他也沒自信能夠再次成功。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自己豁出去的勇氣和努力,最後只換來了與TADASHI相處的兩星期,他感到不甘心卻又無可奈何。
因為HIRO想TADASHI活得幸福,和TADASHI想HIRO活得幸福的想法是一樣的。
囚禁TADASHI這種事只是HIRO鎮靜自己的瘋言瘋語,他真的沒法付諸實行。
所以,既然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TADASHI不願放棄,那就惟有由他選擇放棄吧…

—(●—●)—

說是放棄,其實HIRO還有很多事可以做的。
那就是確保TADASHI不會失敗。
即使HIRO沒法確定十年前的他在沒有失去TADASHI的情況下,會擁有怎麼樣的人生,但最低限度,HIRO必須確保TADASHI能夠順利返回原本所在的時空。
重製時光機不是個問題,HIRO造過一部,自然就能造出第二部,這是無容置疑的。
重點是他能不能再次調準時光機的目的地,讓TADASHI回到那場火災發生前後的時間點,而又不會去錯別的空間或所謂的平行宇宙。
雖說至今還沒有人能肯定平行宇宙的存在,但在理論上的一切可能性都必須考慮在內,這是提高實驗成功率的不二法則。
事實上,在步入時光機拯救被困火海的TADASHI前,HIRO也是經歷過無數次的失敗,才找到並鎖定他們身處的世界十年前的那個時間點的。
而身為一個稱職的發明家,當時HIRO當然有把每一次的實驗都記錄在案,成功定位的相關數據也有好好保存下來。
因此,將TADASHI成功送返過去的關鍵,就在於他們能不能活用那時留下來的數據,再次將時光機的出口定位在那個時間點的另一個位置——火場以外的某個安全地方。
只要能確保這一點,HIRO就功成身退了。
當TADASHI完好無缺地回到過去,像以前一樣待在HIRO身邊,HIRO就不用面對那長達十年的痛苦,現在的HIRO就會消失。
HIRO會失去那十年的記憶,到時的他就不再是現在的他,新的他會代替自己得到幸褔。
無論那是真正的幸福還是僅存於表面的幸福,也與現在的HIRO無關了。

—(●—●)—

沒錯,HIRO決定放棄了。
他不再強求TADASHI留在這個時空陪伴自己,決心幫助TADASHI和另一個自己得到幸福。
不過他還是會害怕、還是會不安,而這一切都盡收在TADASHI眼底。
為了安撫他的情緒,TADASHI認為自己能做的就只有給予他更多更多的愛,所以自從兩人確認了彼此的感情,TADASHI除了更常擁抱HIRO,還會親吻他。
大大小小的吻,由蜻蜓點水式的輕吻到深情纏綿的熱吻,每一個吻都能令他們的心更靠近一些。
TADASHI想要藉著接吻,把自己的正能量分給HIRO那顆已經變得殘缺不堪的心。
這種療法的成果很顯著,一個深情的吻往往能夠輕易撫平HIRO眉間的皺紋,但卻伴隨著一點點副作用。
這一天,二十四歲的健全青年HIRO HAMADA再一次把他的哥哥TADASHI HAMADA壓倒在床上了。
「哎哎哎,慢著慢著!」TADASHI笑著推開HIRO。
「怎麼了?」HIRO停止索吻但沒有退開,只是用兩手支撐起自己的上半身,跟TADASHI拉開一點距離,同時把他困在自己雙臂之間。
「你先起來啊。」下半身被現在已經長得比自己壯的HIRO壓住,TADASHI動彈不得,只能苦笑著要求。
「不要,上次你也是這樣說,然後逃走了。」HIRO蹙起眉拒絕。
「…BAYMAX在看著呢。」TADASHI露出尷尬的表情瞥瞥站在牆邊的BAYMAX。
「BAYMAX,你出去吧。」HIRO兩眼眨也不眨的盯著TADASHI,向BAYMAX下指令,BAYMAX聞言就乖巧地走出了房間。
「…你乖,先起來,這樣不好說話。」TADASHI雙手抵在HIRO胸前,笑容有點僵住了。
看到TADASHI如此抗拒,HIRO心裡不滿卻不想強迫他,與他對歭了一會後還是退開來,坐到床邊生悶氣了。
「別生氣別生氣,我不是不喜歡被你碰,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啦。」說實話,只要HIRO高興,要TADASHI被抱還是抱他,TADASHI都無所謂,但不是現在。
「…那什麼時候才是時候?」HIRO別過頭,不想讓TADASHI看到自己的表情。
「……」TADASHI回答不了。
其實HIRO也不想難為TADASHI的,他又怎會不明白TADASHI的想法?
他了解TADASHI就如TADASHI了解他一樣,彼此對某件事的想法,他們多多少少都能猜得出來。
TADASHI怕他們發生接吻以上的關係後,HIRO會更捨不得他回去。
而HIRO卻想用這種關係留住TADASHI。
很多事情大家心照不宣,還會裝作懵然不知,為的就只是讓對方好過一點。
例如HIRO答應會幫TADASHI回到過去的原因,很多HIRO自以為已經好好隱藏起來的事實,TADASHI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只是沒把事情揭發出來…
無可否定,HIRO為確保TADASHI能夠順利回到本來所在的時空,使盡了渾身解數。
他不但將所有有關時光機的研究資料雙手捧出,還跟TADASHI一同研究和預想所有回到過去改變未來的後果,以及如何確保完成循環。
但他說時光機已經焚毀得沒有任何一部分能再用,他們得由零開始製造另一部新的,而且製造時光機所需的物料,KREI TECH都比較缺乏,無法在短時間內提供等…卻全都是謊話。
TADASHI明白這些謊話是HIRO故意拖延自己回去的時間,萬不得已才說的,所以TADASHI從沒打算要揭穿他。
剛好相反,TADASHI想好好利用這段多出來的時間,讓HIRO相信自己踏進時光機的那一刻,就能消除他的所有傷痛和不安,安心送走自己。
只是直到目前為止,所有時光機的材料都已經準備好,他們也開始組裝時光機的骨幹了,TADASHI還沒能消減半分HIRO對再次失去自己的恐懼。
從決定重製時光機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個月,HIRO還是會猶疑,還是會故意拖延,甚至想過安排別人盜走時光機的設計圖、意外燒毀時光機的資料和裝作忘記如何調控時光機等。
這個月以來,HIRO沉醉在TADASHI的濃情密意的同時,卻沒有半刻遺忘TADASHI即將離開自己的事實,因而一直過得很不開心。
TADASHI對他越好,他就越感到難過。
他很想再一次嘗試游說TADASHI,懇求TADASHI不要離開,可是他開不了口。
因為經過多番推算和討論,一切都準備好了,他確信TADASHI能安然回到十年前,而TADASHI也對此十分有信心,他現在唯一無法釋懷的就只是他不想失去現在的自我。
這十年對他而言是必要的,這些年的經歷和痛苦造就了今天的自己,他真的不想失去這段記憶。
但若然明明白白地把這個憂慮說出來,就真的會暴露他有多自私了,他不想在TADASHI面前表露這麼醜陋的自己。
這是他唯一隱藏得很好的考量,所以TADASHI至今還以為他不想自己回去,只是擔心自己無法順利回去和不捨得送走自己。

—(●—●)—

現在的HIRO是HIRO,十年前的HIRO也是HIRO,理論上是沒錯的。
要說其中有什麼分別,那就只是心理和生理上的差異,但其本質是一樣的。
十年前的HIRO所經歷的,現在的HIRO也經歷過,他們是一體的。
不過,當過去有所改變,十年前的HIRO長大後就不是現在的HIRO了。
不同的經歷會導致思維上的不一致,到時現在的HIRO就再也不是現在的HIRO,換言之,現在的HIRO就會被新生的HIRO取而代之。
這對TADASHI來說,一點差別都沒有——HIRO就是HIRO,怎樣的HIRO都是HIRO。
但對當事人HIRO來說,這卻存在相當大的差異,還十分可怕。
因為失去自我,就等於把現在的他的存在完全否定掉。
能忘掉那十年的悲痛可能是件好事,可是過去的日子就是過去了,有誰會在乎?
唯一在乎的,就只有自認為是制造HIRO這段記憶的罪魁禍首的TADASHI。
「別擔心!我一定能順利回去的,回去後一定會把你寵到天上去,哈哈!」吃飯時,TADASHI見HIRO又一副愁眉苦臉、若有所思的樣子,就半開玩笑說。
HIRO抬眼看看他,心裡酸酸的,默不作聲地把炖肉塞進嘴裡。
想到自己是在妒忌自己,HIRO就覺得有點可笑。
「…只要你安全回去就好,別把小時候的我寵壞了。」HIRO盯著桌面,一邊咀嚼口裡的肉,一邊故作從容地說。
「嘻嘻,好吧,都聽你的。」TADASHI露出一如既往的燦爛笑容。
「聽我的就留下來啊…」HIRO聞言低聲咕噥。
如今時光機已經完成了,只要完成最後調整並測試成功,TADASHI就會動身離開,HIRO沒法不作最後掙扎。
「……」TADASHI怔了怔,一時不懂得反應。
HIRO抬眼看他,他才拍拍臉,走到HIRO旁邊蹲下來,握起HIRO的手。
「相信我,不會有事的,當我跨進時光機的那一剎那,你、現在的你就能得到幸福。」TADASHI仰起頭,認真地對HIRO說出這兩個月來說過無數次的承諾。
「…我就說我不是不相信你啦…」HIRO垂下眉,再次聲明。
「那你是在擔心平行世界的事嗎?」TADASHI探問。
「……」HIRO黯然,TADASHI還是不知道HIRO根本就不想改寫那十年的歷史。
「傻瓜…我現在已經知道如何製造和調節時光機,若果到時真的去錯了,我一定會想盡辦法回到這個世界,無論花上多少年也好。」TADASHI把HIRO的手放到自己的臉旁,溫柔地說。
「……」HIRO還是默不作聲地凝視著TADASHI。
「萬一…我說萬一,我踏入時光機後,什麼都沒有改變的話,就再來救我吧!然後把這一切告訴那個我,那個我一定不會離你而去的。」TADASHI用充滿希望的眼神否定了一切不幸。
「因為…在歷史產生變化之前的我、不管是哪個世界的我都必定同樣愛你…」TADASHI親吻HIRO的手背,接著摸摸他蓬鬆的頭鬆,在他的額上落下另一個溢滿愛意的吻。
HIRO閉上眼睛,感受TADASHI給予自己的愛,心裡感覺既苦澀又甜膩,胸口在隱隱作痛。
「…好吧,我不會再說什麼了。」TADASHI退開後,HIRO嘆息。
「但請你記住…無論你以後會見到怎樣的『我』,沒有一個『我』比我更愛你了…請你千萬、千萬不要忘記我…」HIRO抓緊TADASHI的衣服,把自己的臉埋在他懷裡這樣說道。

—(●—●)—

要來的總要來,即使HIRO怎樣拖延都總要面對這一天的來臨。
要做的調整和測試都做好了,要帶走的資料都拷貝了幾份,儲存在幾塊晶片和記憶體裡當中。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臨行前,兩人一同在時光機旁邊作最後的確認。
「不行…我沒法把時間調準…」到了最後一刻,HIRO實在沒法遏止雙手的顫抖,害怕得快要哭出來了。
他真的很怕,很怕再一次失去TADASHI。
自我什麼的怎樣也好,如果TADASHI因為自己的失誤有什麼閃失,他一定會崩潰的。
若然TADASHI踏進時光機後,什麼都沒有改變的話,那就是徹底的失敗。
到時HIRO還有沒有力氣再救TADASHI一次,就連HIRO也說不定。
說他窩囊還是自私都沒關係了,他都不在乎了,他只想TADASHI安然無恙地待在自己身邊。
「你行的,別怕。」TADASHI從後抱住HIRO,親了他的臉頰一下,然後用手覆蓋上HIRO顫個不停的雙手,跟他一起作最後的調度。
好不容易,他們花了十多分鐘,終於完成了最重要的一個步驟。
TADASHI穿好裝備,背上背包後,走回HIRO的身邊,作最後道別。
「不要走…萬一你有什麼閃失…資料損毀或…」HIRO緊張地扯著TADASHI的衣袖,低下頭忍著淚苦苦哀求。
「…沒問題的,我會確保事情一切順利。」TADASHI用力擁抱HIRO,用吻打斷他滿載不安的思緒。
「來,你就坐在這裡,閉上眼睛,一分鐘後所有不愉快的事情都會消失了,相信我。」TADASHI牽起HIRO的手,讓他坐在離時光機不遠的一張椅子上,用手蓋住他的眼睛。
「……」HIRO紅著鼻子點點頭。
確認HIRO閉好眼睛後,TADASHI就放下了手,再次吻了他一下。
「等我。」語畢,TADASHI就站起來,轉身離開。

—(●—●)—

HIRO緊閉雙目,握緊雙拳,獨自坐在那裡等。
在他閉上眼睛以後,每一秒鐘都變得異常慢長,忐忑不安的他一直等一直等,心中的恐懼就像冰水一樣寒冷至極,慢慢流滿他全身,企圖奪去他的呼吸。
他不斷告訴自己,TADASHI一定會成功的,TADASHI一定會成功的…TADASHI下一秒就會回到自己身邊,到時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了。
他張開口,深呼吸,想要排除那種令他窒息的感覺,不容自己亂想。
可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他好像已經等了很久,但依然感受不到任何變化。
他如坐針氈,大力地瞇著雙眼,不敢睜開,不敢承認TADASHI已經再一次離開自己的事實。
說不定TADASHI真的去了另一個平行世界?那現在趕緊追上去,是不是能增加找到他的機率?
如果找不到,真的要像TADASHI所說般到別的世界救他嗎?
但那個TADASHI不一定是自己認識的那個TADASHI啊…
HIRO在黑暗中胡思亂想了很多很多,高速運轉的腦袋開始有點刺痛,他很難受但又無法停止思考。
「HIRO?」混亂中,HIRO聽見一把熟悉的聲音。
他怯怯地把眼睛睜開一條縫,在窄小的視野當中看到一個朦朧的身影。
「TADASHI!」HIRO猛地張開眼,狂喜地飛撲過去。
「哈哈!哈哈哈哈!你成功了!你成功了!」HIRO使勁抱緊面前的TADASHI,激動得大笑大喊。
TADASHI總算履行承諾回到自己身邊了,HIRO高興得要死。
但為什麼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呢…
啊對…那十年痛苦記憶為什麼沒有消失?
「…?」HIRO不解地望向微笑著的TADASHI,以眼神作出詢問。
「我不走了。」TADASHI摸摸HIRO的頭,然後表示。
「…為什麼?」HIRO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答案,吃驚地問。
「在踏進去的前一秒,我發現我還是不能放心把你留在這裡…」TADASHI苦笑。
「……」HIRO瞪著圓圓的眼睛,靜待他把話說下去。
「你說得沒錯,過去已經不重要了,其他平行世界的事也不重要…因為現在的你就是你,現在才是最重要。」TADASHI引述HIRO當初對他說的話,並加以認同。
「嗯…過去已成過去,平行世界的事也只是平行世界的事…」HIRO小聲呢喃。
接著他感到眼眶一熱,視線就開始模糊起來了。
「我想明白了,我可不能為了彌補自己愚蠢的過錯,把你一個人拋在這裡。」TADASHI捧著HIRO的臉,說出這句話時,HIRO的淚就一顆一顆地掉下來了。
「因為我的職責沒有別的,就只有讓眼前的你得到幸福啊…」TADASHI把要說的話都說出來後就吻住了HIRO。
他把HIRO整個人緊緊抱在懷裡,而HIRO也用同樣的力道回抱他。
此時此刻,他們的心真真正正地靠攏在一起了。
他們都只有一個想法——愛他,所以再也不放手。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http://godpinion.blog132.fc2.com/tb.php/212-3f9ddc0b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