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纓桂

Author:纓桂
腐壞值:400%
屬性:大叔控、傲嬌控
(註:紅髮偏好)

FB:godpinion
Plurk:godpinion
Weibo:godpinion
Twitter:godpinion
AO3:godpinion
Pixiv:519002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同人產物

OSOMATSU-KUN FANBOOK
《JUST FOR YOU》

R15|小說|A5判|92pp
CP:速度松、數字松、材木松

FREE! FANBOOK 2
《Arrested!》

R18|漫畫|B5判|16pp
CP:宗凜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銀色記憶-》

A5判|261pp|H番外
CPx3

FREE! FANBOOK
《松岡凜の生活日誌》


四格漫畫|A5判|16pp
凜中心|全員歡樂向|手工釘裝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


A5判|266pp|H番外
CPx3

坂道のアポロン FANBOOK
《紅線の末端》

漫畫|B5判|24pp
CP:千太郎x薰

ONE PIECE FANBOOK3
《有期限的承諾》

漫畫|B5判|24pp
CP:D兄弟

TIGER & BUNNY FANBOOK
《Love&Punishment》

漫畫|B5判|24pp
CP:兔虎

ONE PIECE FANBOOK 2
《戀愛是厚顏無恥的!》


R18|漫畫|B5判|24pp
CP:卓洛x山治(索香)

ONE PIECE FANBOOK 1
《THE DIARY OF LITTLE
SANJI》


漫畫|B5判|48pp
全年齡|輕鬆歡樂|成長領會
CP:卓洛x山治(索香)

BH6同人《ONE MORE HUG》 #4

#4 THE ONLY ONE PROMISE

一般人起床後第一件做的事就是洗臉刷牙,但HIRO的卻是尋找TADASHI的蹤影。
「噢…」正在刷牙的TADASHI冷不防被人從後抱住,差點沒把嘴裡的泡沫嚥下去。
「早安…」尋獲TADASHI的HIRO安心下來又感到有點睏了,不自覺地把整個人的重量都壓在TADASHI身上。
「早安啊BIG BABY…你壓著我都沒法刷牙了。」TADASHI按著洗手盆,有點吃力地支撐著兩個成年人的重量。
「嗯…」HIRO埋首在TADASHI的頸窩裡蹭,弄得他癢癢的。
「哈哈,好了好了,還想睡就回到床上去。」TADASHI騰出手來拉開HIRO抱著自己的手,要他自己好好站穩。
被逼離開令人安心的體溫,HIRO輕皺起眉,咕噥著發出抗議的聲音,但還是聽話地回去床上睡了。
因為實驗室裡只有一張床,把TADASHI救回來後,兩人就一直睡在一起,床上沾滿TADASHI的味道讓經常熬夜的HIRO變得更愛睏,很快又昏睡過去了。
然後睡了沒多久,HIRO醒來就發現TADASHI在旁邊看書,再次抱過去。
「我說…你長大後變得更喜歡擁抱了呢。」TADASHI笑著摸摸睡眼惺忪的HIRO。
「因為我要把這十年份抱回來嘛。」HIRO半瞇著眼抬起頭,咧嘴而笑。
有什麼比起無時無刻都能跟自己喜歡的人膩在一起,想抱就抱還要幸福?
HIRO此時真心覺得自己沒把這十年荒廢掉,有好好學習和研究進修實在太好了,不然怎可能再有機會見到TADASHI,甚至再次觸碰他、擁抱他。
「…HIRO,不如我們還是想想辦法…」TADASHI聽見HIRO這樣說,就不由得覺得有點難過。
「想什麼辦法…呵欠,我先去刷牙。」HIRO漫不經心地回了一句就離開了房間,沒讓TADASHI說下去。
「…嗯。」TADASHI見HIRO溜得這麼快,就沒再堅持繼續話題。
事實上,他來到這裡已經快十天了。
他待得越久就越意識到自己的死亡對身邊的人帶來了多少傷害,特別是他最疼愛的寶貝弟弟…
他曾三番四次地探問HIRO在這十年間的生活,但HIRO總會用各式各樣的方法蒙混過去,令他無可適從,最後不了了之。
而且HIRO以前幾乎每天都在抱怨自己煩,但如今卻一句怨言都沒有,還黏人黏得很,這絕不僅僅是「反叛期過去了」就能解釋的現象…
HIRO越隱瞞,TADASHI就越擔心、越內疚。
因為沒人比TADASHI還要了解HIRO了。
那小子任性狂妄又喜歡逞強,有事總愛自己扛,事情越糟糕他就越不會說。
不想讓人擔心,是他的溫柔,同時也是他愛面子的表現。
身為哥哥的TADASHI很清楚這一點,在他們失去父母而HIRO又因過於聰慧而無法融入同年紀的孩子當中時,就一直很努力地擔當著分擔HIRO喜怒哀樂的角色。
久而久之,他就成了HIRO最大的依靠,獨佔著HIRO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這向來都是讓TADASHI沾沾自喜的事情來的,但如今他卻為此感到相當憂心。
始終個人的成就、臉上的笑容,都是一些表面的東西。
就算自己的死亡沒為HIRO帶來太多痛苦,但這十年間HIRO無可避免會遇上一些挫折和不如意的事。
TADASHI每次想到這一點都非常擔心,狠不得馬上回去那些時間點陪伴他、支持他。

—(●—●)—

HIRO早料到TADASHI不會輕易放棄。
因為凡事都為自己著想的TADASHI實在太好猜了。
他們自小就形影不離,不是純粹因為他們的感情很好,而是TADASHI被叮囑要好好看顧自己,再加上TADASHI本來就愛照顧人的性格,HIRO怎甩也甩不掉TADASHI。
這樣的TADASHI又怎能容許自己在這些年間沒法待在HIRO身邊照顧他?
為了讓TADASHI打消回去的念頭,HIRO在這段時間想盡辦法討他歡心,想令他覺得待在現在的自己身邊就好了,不用擔心這十年間發生的事。
做千奇百怪的機械人逗他,跟他一起看之前沒看的電影,甚至親自下廚做點不至於難吃的東西…
能做的事都做過了,但終究沒法把這十年抹殺掉,話題無可避免會牽涉到一點。
因此HIRO每次都只能費盡心思,絕口不提自己在這十年間活得多麼痛苦,不然TADASHI一定會更想回去的。
這也是其中一個HIRO不讓TADASHI接觸自己以外的人的原因——TADASHI會從別人口中得知自己在那段日子的情況。
更何況,TADASHI有他自己的人生,不回去就代表他要放棄以前努力建立的一切,用新的身份重新開始,一般人都不會輕易妥協吧。
所以HIRO知道TADASHI一定會千方百計尋找回去的辦法,只能一味拖延,期盼自己到時能好好說服他。
「HIRO,你要在廁所待到哪時啊?」洗手間門外傳來TADASHI的聲音,門就被打開了一條篷。
「…還沒好!」坐在馬桶上的HIRO雖然沒脫褲子,但還是反射性地紅起臉來大喊一聲,把放在旁邊的漱口杯扔過去。
「噓,你有哪裡我沒看過的!」TADASHI被杯子撞上門板的聲音嚇了一跳,關上門後不忿地說。
「閉嘴!別胡說!」HIRO的臉红得一塌胡塗,把剛才還在苦惱的事忘得一乾二淨了。
「以前我們都一起洗澡啊,你忘了嗎?」TADASHI知道HIRO在害羞了,就覺到非常有趣,有點壞心地繼續說。
「才沒有!」雖然HIRO現在腦袋亂糟糟的,但還是可以確定自己十年前沒有跟TADASHI一起洗澡。
畢竟HIRO那時已經十四歲了,怎可能一起洗。
「有啊,在你還不會自己洗澡的時候,AUNT CASS忙著CAFE的事,都是我幫你洗的。」TADASHI氣直理壯地說。
「……」這樣說起來,HIRO就有點印象了。
「我還記得當時你白白嫩嫩的,看上去很可口還咬了一口…」TADASHI見HIRO沒有反應就朝著洗手間裡大聲說。
「什…?!」HIRO第一個反應是在想他咬過哪裡了,站起來看自己的手腳。
「哈哈,騙你的!我做了你喜歡的辣味雞翼,快出來吃吧!」TADASHI頑皮地吐了吐舌頭,然後走開了。
「……」HIRO反了個白眼,沒想到自己現在年紀變得比TADASHI大了,還是被他耍得團團轉的。
不過正因如此,HIRO剛才苦悶的心情一掃而空了,讓他再一次深深體會到TADASHI真的是個無論在什麼時候都能令他安心下來的存在——即使這次TADASHI就是令自己不安的元凶也一樣…
他苦笑了一下,整頓好心情才踏出洗手間。

—(●—●)—

TADASHI不像HIRO一樣可以忍受長期躲在實驗室裡生活,也認為兩個星期都不外出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和曬曬太陽是很不健康的,所以他沒過幾天就開始嚷著要出去走走了。
HIRO知道繼續把TADASHI困著也無補於事,惟有仔細調查過後,找個AUNT CASS和其他相熟的人都在忙的時間,跟TADASHI溜出去到處逛逛。
在這十年光景,SAN FRANSOKYO真的變了很多很多,TADASHI踏出實驗室後才第一次真正感受到自己已經來到未來的事實。
對他而言,現在的SAN FRANSOKYO既熟悉又陌生,他每到一個地方都會找到一些新奇的東西,讓他有種在外地旅行的感覺。
活用了HIRO在BAYMAX身上添置的飛行導航系統,他們在短短的數小時環繞了SAN FRANSOKYO一圈。
到了黃昏,他們才停下來,在SAN FRANSOKYO TECH裡的一個小山坡上休息。
「哈哈,SAN FRANSOKYO現在到處都是你的發明呢!」TADASHI看了這麼多新發明,而又發現那些全都是自己弟弟的作品後,心情就變得非常愉快。
「當然,現在我已經是個舉足輕重的大發明家了!」HIRO自豪地拍拍胸口,翹起鼻子說。
「厲害厲害,了不起!」TADASHI摸摸HIRO蓬鬆的頭髮,大力稱讚。
HIRO給TADASHI回了個大大的笑容,心裡溢滿了幸福的感覺,真希望可以能讓時間永遠停留在這一刻。
「要接吻了嗎?」這時坐在後面的BAYMAX突然向相視而笑的兩人問道。
「啥?!…你究竟給它輸入什麼程式了?!」TADASHI聞言驚呼,接著好像想到了什麼就臉紅紅地問同樣刷紅了臉的HIRO。
「不…不是我啦!一定是它自己在互聯網上學的!」HIRO被這樣一問,臉就變得更紅了,連說話也沒了底氣。
「根據資料,接吻是人類表達愛意的表現。你們一直不接吻是因為討厭彼此嗎?」BAYMAX歪歪頭問。
「咳咳,BAYMAX…你聽我說,接吻是…情侶間才會做的事,家人是不會的。」TADASHI假咳兩聲掩飾自己的動搖,再慢慢解釋。
「…但他們是家人。」BAYMAX稍一停頓然後卸下自己胸前的紅色盔甲,播放一些從電影、廣告或是新聞裡的家人親吻片段,最後還定在AUNT CASS親吻年幼HIRO的臉頰那幕。
「AUNT CASS跟HIRO不是情侶吧?」BAYMAX眨眨眼睛問。
「……」TADASHI跟HIRO對望了一下,沒法反駁,但又不知該如何解釋其中的分別。
「…好吧,只是親一個嘛,簡單。」TADASHI見氣氛變得有點尷尬,就把心一橫,擅自撥起HIRO額前的頭髮,蜻蜓點水般親了一下。
豈料原本以為這樣就能輕鬆地結束話題的TADASHI,看到HIRO紅著臉低下頭,露出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時,反而感到更難為情了。
他只好搔搔臉,裝作若無其事地轉過頭,囑咐BAYMAX不要再胡亂下載資料,說回去後要好好檢查一下它的內存什麼的,緩和氣氛。
事實上,這並非TADASHI第一次親吻HIRO,但對HIRO來說,這卻是第一次。
因為小時候的HIRO很可愛,AUNT CASS很喜歡抱他親他,TADASHI也學著親過好幾次,不過HIRO當時年紀太小,都忘掉了。
被吻後,HIRO能清晰感受到額上被TADASHI親過的位置就如火燒一樣熾熱,而那般熱力蔓延到身體的每一個角落,久久不能消散。
一起逛街、在山坡上看日落,最後還被吻了,感覺就像在約會似的,讓HIRO心跳不已。
他有時會在想,如果他們不是兄弟,而是一對沒有血緣關係的男女,他們會有機會相識,繼而相戀嗎?
他不會否定其可能性,但卻十分清楚由毫無關係發展到情侶關係而又能長相廝守的機率,簡直微乎其微。
所以他一直都很慶幸自己能當TADASHI的弟弟,這樣只要他們一天還活著就能繼續以兄弟的身分待在一起。

—(●—●)—

日落後,TADASHI說想到LUCKY CAT CAFE看看,HIRO考慮過後還是答應了。
不能拖太久,要面對的終歸要面對。
HIRO自覺不能太自私,一直不讓TADASHI和AUNT CASS見面。
也許他們見面後,TADASHI會改變主意,選擇留下?
萬一TADASHI還是想要回去,時光機已被自己完全破壞掉,他怎樣也沒法馬上回去的,HIRO還有時間勸服他…
再不…直接把他關起來,讓他永遠留在自己身邊?
HIRO努力安慰自己,好讓自己能穩住心神,才獨自踏進LUCKY CAT CAFE。
AUNT CASS見他事隔半年終於回家了,還說有事要告訴她,就果斷決定提早收拾打烊。
待最後一個客人離開後,HIRO花了點時間用預想好的說辭簡單解釋自己在這半年來幹了什麼,讓AUNT CASS做好心理準備才安排她跟TADASHI見面。
可是心理準備還心理準備,當對事情半信半疑的AUNT CASS真正見到TADASHI的那一刻,她哭了,淚水如狂洪缺堤般不斷湧出。
抑壓了十年的情感以及當下濃烈的喜悅夾雜著感動和激動,泣不成聲。
事隔十年,再一次獲得早已失去的重要事物令她沒法止住淚水,第一次在TADASHI和HIRO面前哭得這麼凶,無可避免地嚇到他們了。
顯得有點不知所措的他們只好一直待在她旁邊,在她有需要的時候,給她遞上紙巾和溫暖的擁抱,直至她的心情慢慢平復下來。
那晚,他們聊了很多。
AUNT CASS幾乎把這十年間所發生的每一件事——只要她記得的、無論大小、高興還是不高興的——全都告訴TADASHI。
當中在所難免包括了HIRO曾經過勞暈倒和半年前的一些反常行為。
雖然TADASHI當時沒說什麼,但其實心裡非常自責,對自己當時魯莽衝入火海、白白犧牲的事感到相當後悔。
聊著聊著,不知不覺就到了夜深,AUNT CASS理所當然地要求HIRO和TADASHI留下來過夜。
而這本來就是他們的家,他們沒多考慮就答應了。
幫AUNT CASS收拾好CAFE裡的東西後,他們就回到多年來都沒怎麼變的房間。
「哈哈,整個SAN FRANSOKYO都變了,就只有家裡完全沒變呢。」TADASHI坐到自己的床上,環顧四周。
「嗯,家裡這樣就最好了,只要我們三個都在就最好了。」HIRO坐到TADASHI的旁邊,盯著前方的某處喃喃。
「…不行呢,你的房間還是亂糟糟的,把它收拾得妥妥當當才是最好!」TADASHI憶起AUNT CASS剛才的哭臉,心裡緊揪了一下,為了掩飾自己的心情而打哈哈。
「是啦是啦,明天收拾。」說罷,HIRO就爬上床,把被子蓋好。
「嘿,你的床在那邊耶!」TADASHI沒想到HIRO竟能如此自然地佔領自己的床,就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指向HIRO的床說。
「我的床上沒位置啦,都放滿雜物。」HIRO躺在床上,沒有半點要離開的意思。
「收拾好才睡啊!這是單人床,沒實驗室裡的大!」TADASHI想拉開被子,卻被HIRO抓得緊緊的。
「我們以前都一起睡的啊!」HIRO皺起眉抱怨。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來了?都二十四歲了,還這麼任性?快去收拾!」TADASHI當時就是不想再跟HIRO有過多的身體接觸,才提出分床睡的。
「…你就這麼不想跟我一起睡嗎?」HIRO眉頭的皺褶變得更深了,腮幫也不自覺地鼓了起來。
TADASHI知道HIRO又在鑽牛角尖了,勸了幾句沒成功,最終還是屈服了。
沒法子,誰叫他是自己最疼愛的弟弟?

—(●—●)—

為免MR KREI懷疑,HIRO和TADASHI翌日很早就要回實驗室了。
臨行前,AUNT CASS叮囑HIRO要儘快跟MR KREI交代時光機的事,早點跟TADASHI一起回家,緊緊擁抱了他們一下才與他們道別。
HIRO被AUNT CASS這樣一說,也覺得既然目的已經達成,是時候搬回家了。
而且,想到TADASHI回家後說不定會慢慢放棄回到過去,他就更有幹勁,回到實驗室後馬上開始整理時光機的研究資料。
先把MR KREI的研究小組沒能解決的部分和其他製造時光機所需的數據放到一個資料夾裡,再把調整出口的時間和地點,以及回到現在的方法放到別的資料夾,然後加密、藏起來。
整個過程都是瞞著TADASHI進行的,他沒把半點研究數據洩漏給TADASHI,而TADASHI也沒有過問,更不清楚他在背後做了什麼手腳。
一切都非常順利,HIRO只花了一天就處理好所有相關資料,還想好了怎樣向MR KREI解釋TADASHI仍然生還,而又不讓MR KREI察覺到自己保留了最重要的資料的好方法。
豈料,就在HIRO準備要聯繫MR KREI的前一刻,事情還是出狀況了。
「HIRO!HIRO!我想到了!」TADASHI興高采烈地跑到HIRO的工作室,神情就如初時發現BAYMAX能正常運作一樣興奮。
「…怎麼了?」HIRO有種不好的預感,回頭時臉上展現的笑容顯得有點僵硬。
「你之前不是說我回到十年前就會打亂『我被救的循環』,有機會導致很嚴重的後果嗎?」TADASHI走到HIRO旁邊,瞪大充滿喜悅的眼睛看著他。
「沒錯…」HIRO移開視線,微微點頭,努力思考要如何把這個話題帶過去。
「其實很簡單!只要我帶著你的研究資料回去,把時光機製造出來後,回去火場救自己不就行了嗎?!」TADASHI把坐在椅子上的HIRO轉過來,讓他好好看著自己。
「嗯,但…」HIRO因思路被中斷而不禁皺眉。
「如果你是在擔心PROFESSOR CALLAGHAN和BIG HERO 6的事,我現在就把這十年來所發生的事全部整理好,回去後只要我們依照清單做事就沒問題了!」TADASHI笑著說。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想說的是你把資料帶回去也不一定能完成那個循環…」HIRO心想只要TADASHI能待在自己身邊,其他人怎樣也好。
「那我們就一起來想個萬全的好辦法吧。」TADASHI知道HIRO是在擔心自己,就蹲下來溫柔地笑著說。
「……」HIRO盯著TADASHI的臉,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先答應下來,然後隨便敷衍過去,讓他自行放棄?還是直接拒絕他,騙他說自己已經想過所有辦法了?
HIRO累了,他決定不了,也想不明白。
「…你真的這麼想回去嗎?」沉默半晌,HIRO還是忍不住開口問了。
「當然啦…知道你們這十年來為了我的死這麼傷心難過,我怎可能不想回去彌補?」TADASHI實在沒法原諒那個因一時衝動,害HIRO和AUNT CASS傷心了這麼多年的自己。
每當他想到自己可能還傷害了FRED他們和更多認識他的人,他就更難辭其咎、坐立不安。
「但我們根本就不在乎,我們只要你現在留在我們身邊就好。」HIRO垂下眉,抿嘴搖頭。
「我在乎!先不說其他人…你可是我的寶貝弟弟啊,我怎能狠心拋下你十年這麼久?」TADASHI捧起HIRO不再稚氣的臉,露出苦澀的笑容。
「…如果你回去了,那麼我呢?」HIRO難過地看著TADASHI,用虛弱的聲線問道。
「只要我回去,不就能一直陪在你身旁了嗎?只要改寫過去,我就能讓你們這十年來的傷痛消失、讓你們活得更幸福!」TADASHI笑了笑,放輕聲線回答。
「如果不能呢?」HIRO眼色一沉。
「我會努力的。」TADASHI沒法確保,可是會竭盡所能。
「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你有沒有想過平行宇宙這個假設?」HIRO拉下TADASHI放在自己臉上的手。
「……」TADASHI雖然對時空理論認識不深,但還是聽過平行宇宙的。
「若然出了什麼差錯,你回的是另一個平行世界,那麼這邊的我就永遠只剩自己一個了。」HIRO低下頭,道出了另一個擔憂。
「…沒問題的,既然你之前能設置好時光機,把我從火場裡救出來,這次也一定不會出錯的…」TADASHI怔了怔,回過神來就這樣表示。
「好吧,我明白了…其實你根本就是沒法捨棄自己已建立的一切才要回去吧?說什麼為了我們…如果你真的是為我們著想的話,就留下來啊!」HIRO明知TADASHI不是這樣想的,卻按捺不住自己說出這樣的話。
「HIRO…」TADASHI當然明白HIRO是在說賭氣話,但卻不知如何反應才好。
「你以為這十年我是怎樣活下來的…?我花了多少努力才能活下來,你又知道嗎?你這麼任性地不顧一切衝入火場,現在我把你救回來了,你卻說要回去!你有多自私你知不知道?!」HIRO站起來,越說越激動,臉還漲紅了一大片。
「…對不起…」TADASHI從沒看過HIRO這樣發飆的,心裡溢滿了自責的情緒。
「我不要你道歉!我只想…嗚…只想你留下來…我已經不能再活在沒有你的日子了…真的…沒有你,我根本活不下去啊…」HIRO哭了,長年累月積下來的情感令他哽咽得沒法好好說話。
黑暗陰沉的絕望籠罩著他,讓他再度產生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就像回到失去TADASHI的日子一樣難過。
TADASHI見狀心痛得很,只好馬上把他擁入懷裡安撫他。
「…HIRO…如果這十年就正如你所說的一樣痛苦,我就更要回去了…不然我還算什麼哥哥?」TADASHI還是不理解HIRO的想法,還是認為只要自己回去了,就能消除他這十年來的痛苦。
HIRO深深歎息,抹乾了眼水,然後輕輕推開了TADASHI。
「為什麼你還不明白呢?過去已經不重要了,平行世界存不存在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在你面前的這個我就是不能沒有你,你明白嗎?」HIRO盡力用最簡單直接的方式表達自己。
「我喜歡你…」HIRO豁出去了,他怕這次不說,以後就再沒機會說。
「說我自私也好,說我任性都好,但我就只是我,我可不能再一次失去你了。即使真的能改變過去,讓我不用經歷這十年的痛苦,我也不要…」HIRO沒給時間TADASHI反應,繼續把自己要說的話說下去。
「因為這樣的話,我就會失去這十年的記憶了吧?我可能一生都不會察覺自己喜歡你,然後像平凡人一樣結婚生子、像平凡人一樣平安終老…但這都不是我想要的幸福,我不想心裡永遠藏著自己不知道的遺憾。」HIRO黯然地搖搖頭。
「在不知自己真正的心意時,出席你的婚禮和給予祝福什麼的…只是想想,我就難過得要死…但如果當時才發現,或是更遲才發現…那時你已經結婚了,我就更不可能說出口…同樣會痛不欲生…你說我怎能讓你回去?」HIRO單手掩著臉,強忍眼眶裡的淚水。
TADASHI太震驚了,一下子喪失了所有的思考能力,沒能作出回應。
他沒想到HIRO會有和自己相同的憂慮,更沒想到HIRO能有自己多年都沒能鼓起的勇氣告白。
一直以來,他太在意其他人的想法了,社會的道德觀念束縛住他。
他越大就越覺得他們之間是沒可能的、這種感情是不被允許的,因而一直否定自己對HIRO的感情,欺騙自己那只是家人之間的喜歡。
但其實他很清楚,這只是自己懦弱的藉口。
別人愛怎樣想、愛怎樣說,他都不怕,他真正恐懼的,就只有告白後被HIRO拒絕。
每當他想到告白後很可能會破壞他們之間的兄弟情,他們不能再像以往一樣相處,甚至被HIRO討厭和疏遠,他就害怕得發抖。
他本來已經決定把這份感情帶進棺材了,只是沒想到在踏進死門關前被現在的HIRO救下來,還被搶先告白了,他覺得自己真的枉為哥哥…
「…對不起…HIRO,是我的錯,我早就知道自己對你的愛不只是親情了…但因為我不想破壞我們之間的信任關係,怕告白後一切就不一樣,所以一直沒說…」TADASHI深呼吸一口氣,踏上前拉起HIRO的手,苦著臉說。
「我也喜歡你,非常非常的喜歡你…而我現在也知道了,原來你的心情是跟我一樣的,所以不用擔心,我是不會結婚的,我會永遠陪在你身邊。」TADASHI握緊HIRO的手,就像求婚一樣說出一輩子的承諾。
「……」HIRO緊抿著唇,靜靜地注視著眼前的TADASHI。
淚,還是不爭氣地滑下來了。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http://godpinion.blog132.fc2.com/tb.php/211-80d73911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