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纓桂

Author:纓桂
腐壞值:400%
屬性:大叔控、傲嬌控
(註:紅髮偏好)

FB:godpinion
Plurk:godpinion
Weibo:godpinion
Twitter:godpinion
AO3:godpinion
Pixiv:519002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同人產物

OSOMATSU-KUN FANBOOK
《JUST FOR YOU》

R15|小說|A5判|92pp
CP:速度松、數字松、材木松

FREE! FANBOOK 2
《Arrested!》

R18|漫畫|B5判|16pp
CP:宗凜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銀色記憶-》

A5判|261pp|H番外
CPx3

FREE! FANBOOK
《松岡凜の生活日誌》


四格漫畫|A5判|16pp
凜中心|全員歡樂向|手工釘裝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


A5判|266pp|H番外
CPx3

坂道のアポロン FANBOOK
《紅線の末端》

漫畫|B5判|24pp
CP:千太郎x薰

ONE PIECE FANBOOK3
《有期限的承諾》

漫畫|B5判|24pp
CP:D兄弟

TIGER & BUNNY FANBOOK
《Love&Punishment》

漫畫|B5判|24pp
CP:兔虎

ONE PIECE FANBOOK 2
《戀愛是厚顏無恥的!》


R18|漫畫|B5判|24pp
CP:卓洛x山治(索香)

ONE PIECE FANBOOK 1
《THE DIARY OF LITTLE
SANJI》


漫畫|B5判|48pp
全年齡|輕鬆歡樂|成長領會
CP:卓洛x山治(索香)

SF同人《武士弗拉明戈 發現愛!》(九)

(九)最強的英雄

後藤額上冒汗,想到自己之前竟然失了方寸,遺忘了澤田灰司這個少年的存在,就感到有點自責。
因為他覺得如果他能早點發現澤田已經逃出少年院的話,也許就不會造成這樣的局面了。
如今唯一記得羽佐間的他被抓住了,還有誰能代替他去尋找失蹤的羽佐間?
後藤想到這裡,就突然記起澤田在少年院作出的預告——「我很快就能離開這裡,到時我一定會讓武士弗拉明戈先生清醒過來的!」
與此同時,後藤的眼睛剛巧適應了黑暗的環境,而他留意到澤田手上的正正就是羽佐間的手機!
「你究竟把正義怎麼樣了?!」後藤頓時眼睛充血,發飆地向著澤田大吼,掙扎著想要撲過去。
「哈哈,冷靜點,冷靜點…我才沒對武士弗拉明戈先生怎樣了呢,我是在幫他啊!」手機屏關掉,澤田的臉又融入黑暗之中,他的笑聲讓後藤覺得非常刺耳。
「我才不管你!正義在哪裡?!你把他藏到哪裡去了?!把他還給我!把…唔!」後藤失控地對著黑暗狂吼,猛不防被甩了一巴掌,倒在地上。
「吵死人了!什麼還給你?!武士弗拉明戈先生是大家的英雄!是屬於大家的!」澤田的聲音失去了笑意,變得極為冰冷。
「…你這個瘋子。」後藤感到嘴角一陣刺痛,一點點血腥味在他嘴裡蔓延開去。
這記耳光讓後藤清醒了不少,他明白到要找到羽佐間就要先搞清澤田的想法。
「…你今次究竟有什麼目的,難道又要將正義變成什麼黑暗英雄嗎…?」後藤挪好位置,好讓自己能面向澤田。
「哼…我改變主意了。」澤田在黑暗中轉過身,走了幾步後蹲下來,把早就放在地上的露營用電燈打開。
房間內的能見度提高了不少,後藤辨認出這裡是羽佐間家裡的雜物房。
「我在少年院的這段日子,武士弗拉明戈先生經常來探望我,告訴了我很多事,也提起了很多他認識的人…」澤田站起來,回到後藤的身邊。
「然後我就明白了。」澤田把後藤拉起,讓他坐起來。
「問題就出自於你們的身上,是你們拖累了武士弗拉明戈先生,令他無法成為完全的英雄!」澤田高居臨下地瞪著後藤。
「…什麼?」後藤眉頭緊鎖,開始跟不上澤田的思路。
「還不明白嗎?你們都成為了他的弱點!成為了他的束縛!英雄是不需要朋友的,更不需要戀人!」澤田握緊拳頭,變得有點激動。
「……」後藤被澤田扭曲的執著鎮住了,一時說不出話來。
「…所以為了武士弗拉明戈先生,我千辛萬苦地逃出那個鬼地方,把大家對『羽佐間正義』的記憶消除,將所有有關『羽佐間正義』的東西清除掉。」澤田繼續說。
「只要『羽佐間正義』不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武士弗拉明戈就能成為孤獨的英雄!也就是最強的英雄!」澤田露出興奮的笑容,雙手握拳,表情就像個談及夢想的普通少年一樣。
「別傻了!只要正義一天還在這個世界上,就會結識到不同的人。即使現在我們都忘掉他,但我們總會重新認識『羽佐間正義』這個人的!」後藤反駁。
「我當然知道。只有你們忘掉『羽佐間正義』當然不足夠。」澤田白眼,有點不想理他。
「……」後藤蹙著眉,沒說話,只等著澤田把話說下去。
「…待你們全都忘記『羽佐間正義』,我就會讓武士弗拉明戈先生忘掉自己『羽佐間正義』的身份,這樣武士弗拉明戈就能成為完完全全的英雄了。」澤田嘴角翹起,胸有成竹地說。
「…!」後藤意識到事情比他想像中還要恐怖,澤田瘋狂的想法令他感到心寒。
「哎,我幹嘛說這麼多呢,反正你很快就會忘掉所有有關『羽佐間正義』的事啦…」澤田狡黠的笑容讓後藤不寒而慄。
「……」後藤心感不妙,單薄的衣服已經沾滿了緊張的汗水。
澤田轉過身,走到一旁不知在搗弄些什麼,後藤就趁機用力拉扯自己被綁住的手,想要掙脫束縛,但繩子纏得很緊,都勒進皮肉裡了,完全沒有鬆開的跡象。
後藤心急如焚,一邊掙扎一邊在思考逃走的方法,卻沒能想出任何辦法。
不消片刻,澤田就回來了,給後藤帶上了一個耳機。
「接下來你會聽到有點奇怪的聲音,要好好忍耐啊。」澤田微笑著說。
「慢…慢著!至少最後讓我看看正義啊!」後藤緊張地叫住澤田。
「……」澤田盯著後藤的雙眼,沉默了幾秒。
「不——行。」澤田溫柔地笑著拒絕。

←S.F→

「喂…喂!喂喂!」澤田想要搖醒昏迷的後藤。
「嗯…」後藤皺起眉,把眼睛微微張開一條縫。
「醒來了嗎?」澤田在後藤眼前揮揮手,探問道。
「…澤田灰司?」後藤瞇起眼,在昏暗的燈光下辨認出澤田來。
「對,是我。我在找羽佐間正義,你知道他在哪兒嗎?」澤田湊近問道。
「羽佐間…正義?是誰啊?名字這麼奇怪的?」後藤睜開眼睛,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澤田。
「啊…不知道嗎?那沒關係。」澤田露出滿意的笑容。
「咦?你怎麼把我綁住了?!快解開我!」後藤這時才發現自己被綁起了雙手,慌亂地叫嚷。
「抱歉抱歉,馬上解開。」澤田笑著道歉,彎下腰來把緊綁住後藤雙腕的繩子鬆開。
後藤重獲自由後站起來,看看四周。
「…這裡是誰的家嗎?」後藤詢問正在整理繩子的澤田。
「嗯,是我朋友的家,他碰巧不在。」澤田鬆容地回答,好像早就想好了答案一樣。
「…我要回家了,腦子昏昏的。」後藤甩甩頭,企圖令自己清醒一點。
「好的,我帶路吧。」澤田拿著捲好的繩子,向後藤笑了笑,示意要他跟著自己走出房間。
澤田轉過身,打開了雜物房的門,正想走出去的時候,背後就被什麼硬物抵住了。
「別亂動,你也不想讓槍走火吧?」後藤在澤田的耳邊低聲警告。
「可惡…」澤田咬牙切齒地慢慢舉起雙手。
後藤把澤田手上的繩搶過來,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澤田被牢牢綁住後,後藤就走去把房間的燈打開,澤田這才留意到後藤手上握著的並不是槍,而是隨意放在雜物房的塗改液,心裡隨即一片死灰。
「你把正義藏到哪裡去了?」後藤回到澤田的面前,有點緊張地問。
「哼…」澤田別過頭,沒有回答。
「快說!」後藤把澤田的頭扳回來面向自己,向他大喊。
「……」澤田冷冷地瞪著後藤,沒有說話的意思。
「嘖…!」後藤努力地遏止自己想要對澤田嚴刑逼供的念頭。
他托著下巴,心急地在房間裡來回踱步,埋頭思考讓澤田說出羽佐間所在之處的方法。
「…告訴我…為什麼你還記得『羽佐間正義』?是我的催眠失敗了嗎?」過了好幾分鐘,澤田忍不住問後藤。
「…你沒有失敗,我在你沒留意的時候,把耳機的插頭拔掉了。」後藤看了看澤田,簡單回答了他的問題。
澤田抿起唇,露出悔恨的神情,然後低下了頭。
「…就在這裡。」澤田小聲咕噥。
「什麼?」後藤心頭一顫,馬上走回澤田旁邊。
「我說他就在這間房子裡!」確認了羽佐間的所在之處,後藤沒有半點遲疑就衝出了房間,跑到了羽佐間的睡房門前——羽佐間最有可能身處的地方。
後藤握住門把,正想打開門的時候,突然想起了澤田的計劃最後一步,就洩氣了。
如果羽佐間忘了自己是『羽佐間正義』,還會記得他嗎?
想到這裡,後藤頓時失去了開門的勇氣,他怕自己受不到這個打擊,想跑回去問澤田,但仔細想想又覺得這樣畏首畏尾的自己很蠢。
難道羽佐間忘掉他,他就永遠都不打開這道門嗎?
若然羽佐間真的忘掉他,那就令羽佐間想起來就好了。
若然羽佐間真的想不起來…那就…再一次跟他交朋友好了…
後藤心裡悶悶的,但還是深呼吸了一口氣,緩緩打開了房門。
房間裡沒開燈,不過後藤可以靠著從窗外照射進來的月光,看到蜷縮著坐在床上的一個熟悉的身影。
「正義?」後藤握緊自己微顫的手,慢慢走近床邊,試探般叫喚羽佐間的名字。
床上的人抬過頭,盯著從外面走進來的後藤。
「…後藤…先生?」羽佐間不肯定地試喚。
「正義!」後藤聞聲,激動地抱住羽佐間,把羽佐間嚇了一跳。
「…哈哈,我就知道後藤先生會來救我的了…」羽佐間確認了後藤的身份,安心地回抱他。

←S.F→

事後,後藤聯繫了戶塚先生,把澤田帶回派出所了。
澤田被帶到派出所後,沒有反抗,反而非常合作地把自己這段日子所做的一切都供出來了,看上去好像有點自暴自棄。
而警方的行動非常迅速,問出了澤田的催眠手法後,就馬上聯繫專家,在一星期內解開了所有人的催眠暗示,讓他們找回自己有關「羽佐間正義」的記憶。
事件被處理好之後,澤田也被送返少年院,那裡的總管加強了對他的監管,以防他再次逃出。
這樣事情總算告一段落,後藤跟羽佐間的生活終於返回正軌。
這天晚上,後藤久違地來到羽佐間的家,跟羽佐間一起看超級英雄電影。
「嘻嘻,如果後藤先生也當英雄就好了,那麼我們就能組成最強的英雄搭檔!」看到一對英雄搭檔同心協力地把敵人擊退後,羽佐間就吃吃傻笑著說。
「…我是警察也可以跟你搭檔啊,這樣的組合不是比英雄搭檔還帥嗎?」後藤轉過頭望向坐在旁邊的羽佐間。
「嗯嗯,也是!當警察的後藤先生超~帥❤」羽佐間回望後藤,甜笑著回應。
「……」後藤若無其事地把視線轉回投影螢幕上,臉上卻不爭氣地浮現了淡淡的紅暈。
兩人靜靜地繼續看電影,看了一會後,輪到後藤打破沉默。
「…我說你啊,不是英雄嗎?怎麼這樣輕易就被那小子捉走?」後藤像是在抱怨一樣問道。
「沒法子啊…人總有失手的時候嘛…」羽佐間噘著嘴咕噥,努力為自己辯護。
「唉…不過那小子的確是有點頭腦的,竟然想出透過電話催眠人的辦法,我也差點被消除了記憶…」後藤發自內心地稱讚澤田,同時為他把頭腦用在不正確的事情上感到可惜。
「不就是…不過後藤先生比灰司更厲害呢!」羽佐間握了握拳,笑著說出讚美的說話,想轉移話題。
「…那你聽我說,不要再去看那小子了,不然你又再發生什麼事的話,我可受不了…」後藤沒中計,但說完就發現自己在無意中說出不得了的話來了,感到非常害羞。
「沒關係!我知道萬一我真的遇上什麼危險,後藤先生一定會再來救我的!」不過羽佐間完全沒意會到後藤話裡的含意,臉上依然掛著一貫單純的笑容。
「…你真是個笨蛋…!」後藤嘆了口氣,伸手在羽佐間的額上輕輕彈了一下,然後低頭吻了羽佐間。
這個吻不是很深,後藤只是輕輕地壓住羽佐間的唇瓣幾秒就退開了,但被偷襲的羽佐間就呆住了整整十秒。
「…為什麼?」羽佐間一臉茫然地看著後藤,找回了呼吸才怯怯地問。
「嗯…這次的事令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我想要好好回應你的感情,這個吻…就是我的答覆…」後藤被羽佐間那雙充滿期待的大眼睛盯得非常不好意思,只好嘗試婉轉地解釋。
「那即是…後藤先生喜歡上我了嗎?」羽佐間緊張地抓住後藤的手,顫著聲線向他確認。
「…不要再問啦,笨蛋!」後藤難為情地移開視線,臉紅得很。
「太…太好了!後藤先生,我最愛你的了!」羽佐間把後藤撲倒在沙發上,用力地抱緊了他,高興極了。
「…但是…我現在還不能放下我女友…這樣也可以嗎?」後藤抱著不安的情緒,坦白地表示。
「不要緊的,我可以等!」羽佐間毫不猶疑地回了個大笑臉,深深地吻住了後藤。
這一晚,一起經歷過各種危險又互相扶持的兩人終於心意相通。
接下來的日子,武士弗拉明戈會一如既往地幫助有需要的人、為他們解決各式各樣的事情,而他的身邊也依然存在著一個在必要時為他挺身而出、幫助他脫離危險的警察。
武士弗拉明戈成為了真真正正最強的英雄,因為他終於得到了這世上最厲害的武器。
——那就是,愛。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http://godpinion.blog132.fc2.com/tb.php/202-9910eb37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