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纓桂

Author:纓桂
腐壞值:400%
屬性:大叔控、傲嬌控
(註:紅髮偏好)

FB:godpinion
Plurk:godpinion
Weibo:godpinion
Twitter:godpinion
AO3:godpinion
Pixiv:519002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同人產物

OSOMATSU-KUN FANBOOK
《JUST FOR YOU》

R15|小說|A5判|92pp
CP:速度松、數字松、材木松

FREE! FANBOOK 2
《Arrested!》

R18|漫畫|B5判|16pp
CP:宗凜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銀色記憶-》

A5判|261pp|H番外
CPx3

FREE! FANBOOK
《松岡凜の生活日誌》


四格漫畫|A5判|16pp
凜中心|全員歡樂向|手工釘裝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


A5判|266pp|H番外
CPx3

坂道のアポロン FANBOOK
《紅線の末端》

漫畫|B5判|24pp
CP:千太郎x薰

ONE PIECE FANBOOK3
《有期限的承諾》

漫畫|B5判|24pp
CP:D兄弟

TIGER & BUNNY FANBOOK
《Love&Punishment》

漫畫|B5判|24pp
CP:兔虎

ONE PIECE FANBOOK 2
《戀愛是厚顏無恥的!》


R18|漫畫|B5判|24pp
CP:卓洛x山治(索香)

ONE PIECE FANBOOK 1
《THE DIARY OF LITTLE
SANJI》


漫畫|B5判|48pp
全年齡|輕鬆歡樂|成長領會
CP:卓洛x山治(索香)

SF同人《武士弗拉明戈 發現愛!》(八)

(八)愛與掠奪

後藤有點恍惚地離開事務所,開始漫無目的地在街道上遊走。
本來後藤覺得找不到羽佐間,來事務所這邊一定會找到點線索的,但事實卻大相徑庭。
石原小姐忘了羽佐間,就連事務所裡的其他職員都表示不認識羽佐間這個人。
一個人失憶就算了,集體失憶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後藤想不明白,越想,心就越亂。
一味獨個兒在鑽牛角尖也不是辦法,後藤開始四出尋找認識羽佐間的人,看看有沒有人知道羽佐間的去向。
可是,不論是Mineral★Miracle★Muse三人,還是羽佐間的師傅要丈治及弗拉明者全員,對「羽佐間正義」這個人的印象都是零,反應也跟石原小姐大同小異。
他們徹底忘記所有跟羽佐間有關的事,但其他記憶卻完好無缺。
他們一致否認認識羽佐間的言辭,更一度讓有點精神恍惚的後藤質疑羽佐間是真實存在的,抑或只是自己幻想出來的一個人…
時值黃昏,越想就感到越不對勁的後藤從褲袋掏出手機,再一次撥打羽佐間的電話,回應他的依然是表示未能接通的嘟嘟聲。
他站在街燈下,呆盯著手機屏幕顯示的電話號,突然發現,他跟羽佐間認識了這麼久,竟然連一張羽佐間的照片都沒有。
…難道這世上除了自己,就再沒有能證明羽佐間的存在的東西了嗎?
後藤突然感到極度恐懼,他非常害怕從此以後都再也不能見到羽佐間,非常害怕自己終有一天會跟其他人一樣忘記羽佐間的存在。
後藤強迫自己思考,思考除了自己的記憶還有手機中的電話號之外,還有什麼能證明羽佐間的存在。
但他越著急,思緒就越亂,想了大半天都想不出來,手指不安地在手機屏上劃動。
當他瞄到真野茉莉的名字才打了個激靈,腦海中閃現家裡的雜誌,想也不想就馬上飛奔回家。
回到家的時候,天已經黑下來了。
後藤一踏進家門就衝回房間,還沒喘過氣來就把櫃子裡唯一一個收納箱拉出來,卻在打開箱子前遲疑了。
他可以從這個半透明的箱子外側確認箱子裡存放的,就如他記憶中一樣是一疊疊書刊,但誰能肯定裡面的就是他心中所想的東西?
本來他一向都沒看雜誌的習慣,即使有時心血來潮或想看什麼資料而買了什麼雜誌,看完就會扔掉,所以他家裡不會存放任何書刊的。
只是因為羽佐間是當模特兒的,而他又總愛把有自己在內的刊物拿過來,久而久之,後藤家裡就開始堆積起一些書刊。
這個收納箱就是後藤特地買來存放羽佐間拿過來的刊物的。
換言之,這箱子裡的理應就是後藤所擁有的、唯一留有羽佐間存在痕跡的東西。
如果雜誌上沒有羽佐間的模特兒照,那羽佐間就真的是不存在的了。
因此,後藤不敢貿然把箱子打開,他覺得自己要做好足夠的心理準備才掀起蓋子,不然他怕自己發現真相時會崩潰。
後藤花了幾分鐘讓自己冷靜下來,好好穩定心神後,把手放在蓋子上,深呼吸了一下,鼓起勇氣掀起了蓋子。
看了雜誌封面一眼,後藤整個人頓時就像浸到冰水裡似的僵住了——沒有羽佐間!
後藤怔住了好幾秒,腦子才轉過來,想起羽佐間只是個名氣不大的模特兒,上封面的就只有某幾本雜誌,放在最上頭的沒有他是很正常的。
回過神來,後藤就急不及待地拿起最上面的那本潮流雜誌,顫著手翻了大半本,直至看見羽佐間的照片才鬆一口氣,全身癱軟躺在地上,掩臉苦笑。

←S.F→

在那之後,後藤翻了十多本刊物,裡面全都收錄了一些羽佐間的照片,更標註了他的名字。
這下就能証明「羽佐間正義」不是後藤自己想像出來的人物了。
…但這又如何?
他能確認自己有關羽佐間的記憶是真的,也找到羽佐間的存在証明了,但這又如何?
後藤凝視著在雜誌中向自己微笑的羽佐間,心裡才剛踏實了一點,濃烈的空虛感又洶湧而至。
這個時候,後藤才驚覺自己正在重蹈覆轍。
他在不知不覺間認定了羽佐間跟他女友一樣已經不會再回來,然後就下意識地想要抓住什麼去填補自己心中缺少了的那一塊…
沒錯,他在女友失蹤的這些年來就是這樣活下來了。
他曾覺得依靠傳短訊的方式假裝女友還在自己身邊,就已經很足夠。
但現在同樣的事情發生了,他卻發覺自己再也無法用這種逃避現實的方式,坦然接受羽佐間可能不會再回來的事實。
也許自從羽佐間闖入他的生活的那一刻開始,一切就已經產生了變化,只是他太過膽怯、畏懼改變,想要維持以往那種自欺欺人的生活模式…
此時此刻,他不想再花費時間思考為什麼自己重視的人總會毫無預兆地從自己的身邊消失,他只知道他已經不想再失去,也不能再失去了。
這一次,他要想盡所有辦法把羽佐間找回來!
在後藤想通了的那一剎那,他的思緒就清晰起來,腦子也能夠正常運作了。
他放下雜誌,在黑暗中冷靜思考。
這次羽佐間跟他女友的情況完全不一樣,羽佐間不僅是失蹤這麼簡單,而是「不存在」了。
在羽佐間失蹤之後,所有認識羽佐間的人集體失憶,沒可能是什麼自然現象,因此羽佐間的失蹤鐵定是人為的事件。
那究竟是羽佐間做了什麼而導致這針對性的集體失憶,還是有人故意製造出這種情況?
如果是有人故意製造出這種情況,那目的是什麼?羽佐間又去了哪裡?
現在一點線索都沒有。
既然沒有線索,就得動身去找。
雖然後藤很想快點找到羽佐間,但畢竟天色已晚,加上整天東奔西跑,身心都已經相當疲勞,後藤決定要先好好休息,儲足體力,明天再多請幾天假找線索。
話雖如此,當晚後藤在床上輾轉反側,不斷回想起跟羽佐間一起的種種,久久不能入眠,最後因為太累而睡著,卻又醒來了兩三次。
翌日天一亮,後藤就起床了,感覺跟沒睡過一樣,頭昏昏的。
吃了點東西,喝了杯咖啡,後藤就在網上尋找羽佐間的資料,發現相關的資料數量比以前少了很多,不知是有人故意刪除了資料,還是因為其他人都忘了羽佐間而把資料刪除掉。
找過羽佐間的資料,後藤就開始翻查最近一個月的新聞,無論大小事情都仔細無遺地看過幾遍,並把所有新聞都排序整理。
後藤這樣一做就做了整個上午,直到肚子餓了才記起自己還沒打電話請假。
他連忙打電話給戶塚先生,隨便掰了個回鄉探病的藉口多請三天假,也顧不上合不合理了,然後再繼續整理在網上搜索到的資料。
到了下午三時多,他才煮了個杯麵,一邊吃一邊分析剛剛整理好的資料。
這些從網絡上搜集的新聞零零碎碎的又互不相關,後藤看了大半天都看不出個所以然,吃完杯麵就果斷更衣跑去找要丈治打探消息。
要丈治不只是「RED AXE」的動畫演員,更是日本政府直屬的反秘密組織殲滅機關的武士基地長官。
若然最近真的發生了什麼事,他一定是最快收到消息的人之一。
只是事與願違,要丈治表示自從弗拉明戈星人的事情被解決了後,世界就和平得令人難以置信,機關的規模也因為無用武之地而變小了很多,沒能提供什麼有用的線索。
當要丈治問及後藤探問消息的意圖,後藤只好解釋自己有個對這方面很有興趣的朋友就急急告辭了。
臨別前,要丈治可能是察覺到些什麼,跟後藤說有什麼事需要幫忙都可以去找他。
後藤點頭笑笑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因為後藤清楚明白這次的事情就只有自己能解決。
之後後藤又奔波了兩天,再一次拜訪所有本應認識羽佐間的人,試圖了解他們的近況、最近有沒有遇上什麼怪事等,期間依然努力不懈地給羽佐間打電話。
結果還是一無所獲,後藤只能窩在家裡嘗試整理這兩天所問到的資訊,看看能不能整理出個頭緒來。
當他再一次在網上搜索羽佐間的資料時,已經連一個相關的搜索結果都沒有了。
有人想要抹殺羽佐間的存在!後藤腦裡突然閃現這個可怕的想法。
他心裡一陣發毛,腦子一片空白,瞥到放在桌上的手機,就習慣性地伸手去撥羽佐間的電話,沒想到這次竟然接通了!
他馬上提起電話,放到耳邊電話就掛掉了,再打過去已經無法接通。
他盯著電話屏幕上的通話記錄,正在發愁之際,想到即使有人存心刪掉所有有關羽佐間的記錄,那個人很有可能會忽略大家的電話通訊錄或通話記錄,就撥起了多個電話。
不出所料,大家的通訊錄都沒有羽佐間的電話,但除了綠川碧有定期清理通話記錄的習慣,所有人的通話記錄都有羽佐間的來電記錄!
而且最後的來電時間都不約而同是三個星期前的某一天!
事情終於有點眉目,後藤總算查出懷疑是集體失憶的事發日期。
既然跟羽佐間有關的記錄不是同一時間消失,也沒有被徹底清除,後藤就更能肯定敵人並非什麼世界或宇宙級別的,甚至不是一個龐大、有組織的團隊。
發現了這一切的後藤明白事情不能再拖,要儘快找到羽佐間確認他的安全,他決定立即前往至今仍未調查過,但最有可能會找到線索的地方——羽佐間的家。

←S.F→

夜闌人靜,一路上後藤只碰見幾個夜歸的上班族,街燈因為節能而調暗了不少,四周看上去有點陰森。
羽佐間之前的家被炸掉後,石原小姐根據羽佐間的要求找了間比較僻靜的房子,本來是為了避免再有同類型的事情發生而禍及鄰里,而現在就碰巧方便了後藤的非法闖入。
後藤是第一次擅闖民居,過程沒有什麼阻滯,只是花了不少時間研究怎樣開鎖,最後還是發覺破壞門鎖最省事,成功進入羽佐間的家。
為免被人發現,後藤沒有打開家裡的燈,只是小心翼翼地提著電筒摸黑前進。
因為後藤之前到訪過幾次,他憑著依稀的記憶,不消幾分鐘就走進客廳。
在電筒微弱的光線下環顧四周,跟印象中一樣簡單整潔的佈置還留有一點生活感,就像羽佐間只是碰巧不在家而已…
後藤輕拍臉頰讓自己振作振作,隨即開始展開地氈式搜索。
大概花了一刻鐘的時間,後藤差不多把整個客廳反轉了都沒有什麼發現,正想往房間裡走,身後忽然傳出一聲東西跌落的聲音。
他反射性地轉過頭,還沒把電筒轉向另一個方向,手腕就被硬物打擊了一下,手一鬆,電筒就跌到地上,一塊沾有刺鼻惡臭的布捂住了他的嘴鼻,他來不及閉氣就失去了意識。
不知過了多久,後藤才在昏睡中慢慢清醒過來。
率先迎接他的是頭部的一陣劇痛,眼睛還是朦朦朧朧的。
「終於都醒過來了嗎?你很會睡啊。」耳邊冷不防響起了帶有笑意的少年音。
後藤抬起頭,努力睜大眼睛想看清面前的人。
「哎,沒想到連警察先生都知法犯法,擅闖民居呢!突然跑來,嚇了我一跳啊。」這把嗓音好像在哪裡聽過,但後藤雙手被綁在身後,想擦擦眼睛看清楚一點也不行。
「你太急性子啦,我本來打算明天就給你回電話的了。」這時對方亮出了一部手機,屏幕上顯示了一通未接來電,而屏幕的光剛好足以讓後藤確認到少年的身份。
…是澤田灰司!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http://godpinion.blog132.fc2.com/tb.php/201-2f7ff01d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