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纓桂

Author:纓桂
腐壞值:400%
屬性:大叔控、傲嬌控
(註:紅髮偏好)

FB:godpinion
Plurk:godpinion
Weibo:godpinion
Twitter:godpinion
AO3:godpinion
Pixiv:519002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同人產物

OSOMATSU-KUN FANBOOK
《JUST FOR YOU》

R15|小說|A5判|92pp
CP:速度松、數字松、材木松

FREE! FANBOOK 2
《Arrested!》

R18|漫畫|B5判|16pp
CP:宗凜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銀色記憶-》

A5判|261pp|H番外
CPx3

FREE! FANBOOK
《松岡凜の生活日誌》


四格漫畫|A5判|16pp
凜中心|全員歡樂向|手工釘裝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


A5判|266pp|H番外
CPx3

坂道のアポロン FANBOOK
《紅線の末端》

漫畫|B5判|24pp
CP:千太郎x薰

ONE PIECE FANBOOK3
《有期限的承諾》

漫畫|B5判|24pp
CP:D兄弟

TIGER & BUNNY FANBOOK
《Love&Punishment》

漫畫|B5判|24pp
CP:兔虎

ONE PIECE FANBOOK 2
《戀愛是厚顏無恥的!》


R18|漫畫|B5判|24pp
CP:卓洛x山治(索香)

ONE PIECE FANBOOK 1
《THE DIARY OF LITTLE
SANJI》


漫畫|B5判|48pp
全年齡|輕鬆歡樂|成長領會
CP:卓洛x山治(索香)

SF同人《武士弗拉明戈 發現愛!》(五)

(五)重要的人與物

因為石原小姐的悉心安排,羽佐間的戲份趕在世界總統選舉前拍攝完畢了。
在選舉期間的一星期,羽佐間一直窩在後藤家裡,以避開傳媒的最後攻勢。
但跟羽佐間的情況正好相反,後藤在這段日子忙得不可開交。
大量的警員被調至世界總統選舉的場地工作,後藤也是其中一份子。
每天早出晚歸,後藤累壞了,而只能獨自留守家中的羽佐間可悶得發慌,好不寂寞。
幸好選舉結束後的第二天,後藤不用上班,可以好好留在家裡補眠。
當天早上,羽佐間很早就起床了。
雖然做了兩人份的早餐,但見後藤睡得這麼熟就沒把他喚醒。
「叮噹——」正當羽佐間準備把多出的食物放到冰箱時,門鈴響起。
他看看還在熟睡中的後藤,就跑去應門。
打開門,迎入眼前的是個有點面善的中年婦人,但羽佐間一時記不起她是誰。
羽佐間跟婦人都呆住了半秒。
「請問…」羽佐間回過神來,想禮貌地詢問對方的來意。
「哎呀…原來你們已經是同居的關係啦。」婦人半掩著嘴,驚訝地說。
羽佐間的腦子好像凝固了一樣,完全不懂得反應。
「呵欠…有人來了嗎?」此時,後藤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走過來。
「英德!」婦人喊道。
「…媽?」後藤看到門外的婦人,一下子清醒過來。
原來今天是後藤媽媽預定要到訪的日子,但因為後藤最近太忙而忘記了。
讓後藤媽媽進門後,羽佐間就到廚房多準備一份早餐。
「哎…怎麼同居了也不跟我說?」後藤媽媽小聲地向後藤抱怨。
「…什麼同居?」剛睡醒的後藤無法理解。
「就是羽佐間先生啊!」後藤媽媽皺眉。
「…!不!他只是…有點事要暫住我這裡而已!才不是什麼同居!」後藤的臉微微發燙。
「不用擔心,媽媽明白的。」後藤媽媽笑著搖搖頭。
「不是啦!你誤會了…」後藤手足無措,正在思考要怎樣解釋的時候,手機就響起來了。
「抱歉,我先聽個電話,一會兒再跟你解釋!」後藤拿起手機走出房間。
那是上司打來的電話。
因為選舉場地出了點狀況,後藤被急召回去幫忙,沒能跟媽媽多談幾句就要出門了。
「真不巧呢…本來後藤先生今天是不用上班的。」羽佐間捧著剛做好的早餐走出來。
「不要緊,不要緊。我這次來,只是想看看英德現在的生活如何了。現在有你照顧他,我很放心呢。」自進門後,後藤媽媽一直高興得合不攏嘴。
「那個…我跟後藤先生不是那種關係啦…」羽佐間用手指搔搔臉,表現得有點不好意思。
「不用隱瞞了,我都看見了囉。」後藤媽媽笑著指指自己的頸窩。
「…欸,這是被蟲子叮到了!」羽佐間呆了半晌,才意會後藤媽媽把自己脖子上的紅腫誤會成吻痕,急忙解釋。
但後藤媽媽只是笑而不語,不知是否相信羽佐間的說辭。
要解釋都解釋了,又沒法拿出什麼證據,羽佐間也不能再糾纏在這個話題上。
畢竟後藤媽媽是擔心兒子才千里遙遙地跑來,羽佐間就代替後藤說了一些他的近況,跟後藤媽媽聊了一個早上。
到了中午,後藤媽媽表示要回去了。
「伯母難得過來一趟,不多留一會嗎?我想後藤先生快要回來了!」羽佐間嘗試挽留,覺得後藤媽媽特地為了後藤而來,卻沒能跟他聊上幾句就要走,太可惜。
「哈哈,我只要知道他活得開心就可以了,更何況他身邊還有你呢。」後藤媽媽反而覺得不枉此行。
「…那個…」羽佐間低下頭,欲言又止。
「嗯?」後藤媽媽把帶來的家鄉特產拿出來。
「…即使我是男人也沒關係嗎?」事到如今,羽佐間已經放棄解開後藤媽媽的誤會了。
因為他的確是喜歡後藤的,相比起這個同居誤會,他更想知道後藤媽媽對此誤會的想法。
「傻孩子…當然沒關係,英德是上天賜給我的寶貝。只要他幸福,對象是誰又有什麼關係呢?」後藤媽媽半垂下眼,溫柔地摸摸羽佐間的頭。
「因為我能做的實在很有限,之前也失敗了…或者你就是那個能讓英德擺脫痛苦過去、得到幸福的人,我又怎會嫌棄你?」後藤媽媽繼續說,認同了羽佐間的存在。
「……」羽佐間抬起頭,看著後藤媽媽卻說不出話來。
「我看得出來的,英德很重視你,你要加油啊!」後藤媽媽握一握拳,為羽佐間打氣。
跟羽佐間聊了好幾個小時,其實後藤媽媽早就從羽佐間的說話內容及語氣,想出了個大概。
羽佐間知道後藤媽媽已經搞清他倆的關係,還鼓勵自己,突然心裡悶悶的,只能點點頭作回應。
「那英德就拜託你了。」最後,後藤媽媽留下這句話,就離開了。

←S.F→

世界總統選舉結束,就意味著傳媒對羽佐間的狂追不捨快要結束了。
羽佐間接受了某家雜誌社的專訪,交代了自己對選舉結果的看法,以及再度解釋一次自己為何不參選的原因,順便跟主持聊聊自己的工作近況,就為這次追訪風波劃下一個完美的句號。
羽佐間明天就會搬回自己的家,這晚就約了後藤在外面吃飯,慶祝事情圓滿結束。
後藤下班後就直接跑到約定的居酒屋等羽佐間,豈料到達後不久,外面就下起大雨來。
不出後藤所料,羽佐間又是冒雨而來,來到時已經滿身濕透,像隻落湯雞一樣。
「怎麼又不撐傘啊…你不是從家裡出來嗎?」後藤見狀,眉頭緊皺起來。
「我一向都不撐傘的啦,更何況家裡的是後藤先生女友的傘吧?我更不可能拿來用。」羽佐間用居酒屋的毛巾擦擦滴水的頭髮,一臉不在乎。
「…會感冒的啊!笨蛋!」後藤記起羽佐間之前曾不顧一切地幫自己找回被拿走的傘,霎時有點感動。
「不會的,我身體很強壯的!」羽佐間知道後藤是在為他擔心,感到非常高興。
「啊,也對,笨蛋不會感冒吧?」後藤突然想起這句話。
「欸…後藤先生很過份…」羽佐間噘起嘴說,然後兩人就笑起來了。
雨沒下多久就停了,後藤跟羽佐間吃完飯就一起慢慢步行回家。
後藤問起羽佐間還有什麼未收拾,讓羽佐間想到明天要搬回家,就開始感到有點寂寞。
「我最近在想…如果自己只是個普通人就好了,那就不會搞出這麼多事,給後藤先生添了這麼多麻煩…」羽佐間盯著地說。
「……」後藤想否認但又不知該怎樣否認才好,畢竟羽佐間的確總是給自己添麻煩,自己也經常在抱怨。
「不過…如果我真的只是個普通人,就不能遇上後藤先生了吧?」羽佐間抬起頭,望向後藤笑了笑。
「…笨蛋。」後藤心裡又有種被揪住的感覺,但他才不會說出來。
兩人閑聊了幾句後,就到家了。
「其實我一直都很想知道,你為什麼會喜歡我?」後藤關上門,把一直想問的問題說出來。
「…我也不知道呢…可能是因為後藤先生待人很溫柔?」羽佐間停下轉過頭,仔細地想了一下後說。
「……」後藤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是個溫柔的人,對此評價感到很不解也很難為情。
「不過喜歡就是喜歡吧?根本就不用什麼理由啊…後藤先生喜歡你女友也沒有什麼理由的吧?」羽佐間露出純真的笑容,口裡說出讓後藤無法反駁的道理。
「…但我不能回應你的感情,這樣也可以嗎?」後藤感到很難過。
本來被人喜歡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但他覺得自己不是個值得羽佐間喜歡的人。
以羽佐間的條件,可以找到比自己好上千萬倍的人,不應該浪費時間在自己身上。
身為羽佐間的朋友,他想羽佐間得到幸福。
「嘻…我一定會令後藤先生愛上我的!」就在後藤暗自傷感之際,羽佐間卻咧嘴而笑,自信滿滿地說。
「……」後藤怔了怔,然後掩臉苦笑。
其實羽佐間比自己想像中堅強多了,而且自己根本就沒資格替羽佐間定義他的幸福。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http://godpinion.blog132.fc2.com/tb.php/197-8d7c8e5b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