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纓桂

Author:纓桂
腐壞值:400%
屬性:大叔控、傲嬌控
(註:紅髮偏好)

FB:godpinion
Plurk:godpinion
Weibo:godpinion
Twitter:godpinion
AO3:godpinion
Pixiv:519002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同人產物

OSOMATSU-KUN FANBOOK
《JUST FOR YOU》

R15|小說|A5判|92pp
CP:速度松、數字松、材木松

FREE! FANBOOK 2
《Arrested!》

R18|漫畫|B5判|16pp
CP:宗凜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銀色記憶-》

A5判|261pp|H番外
CPx3

FREE! FANBOOK
《松岡凜の生活日誌》


四格漫畫|A5判|16pp
凜中心|全員歡樂向|手工釘裝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


A5判|266pp|H番外
CPx3

坂道のアポロン FANBOOK
《紅線の末端》

漫畫|B5判|24pp
CP:千太郎x薰

ONE PIECE FANBOOK3
《有期限的承諾》

漫畫|B5判|24pp
CP:D兄弟

TIGER & BUNNY FANBOOK
《Love&Punishment》

漫畫|B5判|24pp
CP:兔虎

ONE PIECE FANBOOK 2
《戀愛是厚顏無恥的!》


R18|漫畫|B5判|24pp
CP:卓洛x山治(索香)

ONE PIECE FANBOOK 1
《THE DIARY OF LITTLE
SANJI》


漫畫|B5判|48pp
全年齡|輕鬆歡樂|成長領會
CP:卓洛x山治(索香)

SF同人《武士弗拉明戈 發現愛!》(一)

(一)這就是愛吧?!

經歷過怪人、活魔人跟弗拉明戈星人等等的事件後,世界終於回復和平了。
之前發生的騷動就像從未發生過,現在的生活跟羽佐間正義剛認識後藤英德的時候沒兩樣。
不過,雖然表面看起來是這樣,但發生過的事始終發生過,這是不能抹殺的事實。
為了更有效地維護世界和平,聯合國認為有必要成立世界統一政府。
而羽佐間正義因為曾以武士弗拉明戈的身份,多次協助日本政府解決一度威脅世界和平的事件,被列入為世界總統候選人之一。
現在世界總統選舉臨近,羽佐間身為支持率最高的總統候選人,理所當然地成為了眾傳媒的焦點。
但羽佐間一心只想以武士弗拉明戈的身份保衛世界,對政治完全不感興趣。
所以他就在早前請經紀人石原小姐幫忙召開了記者會,向大眾表明自己的立場,婉拒參選。
這個記者會在日本引起了很大的哄動,羽佐間也因此成為了現時傳媒最關注的對象。
正當羽佐間要兼顧模特兒工作跟武士弗拉明戈的職責,又被傳媒追趕的同時,後藤依舊在當地的派出所工作,今天也跟平時一樣,沒發生什麼大事。
此時,後藤正在派出所門前站崗。
「後藤,你的電話在響。」後藤的同事戶塚先生從派出所探頭,叫後藤進去接電話。
「哦,好的,不好意思。」後藤急步走進派出所,戶塚先生就暫代他站崗。
把放在桌上的電話拿起,電話上顯示的是「羽佐間正義」,後藤有種不好的預感。
「喂?」後藤接了電話,就聽到那邊傳來急促的喘氣聲。
「後藤先生!請來救我!」電話裡頭傳來羽佐間緊張的聲音,後藤心想他果然又遇上什麼麻煩了。
「…你現在在哪裡?」即使後藤為這個經常搞出麻煩事的朋友感到心煩,但每次都不能狠下心來不理他。
知道大概的位置後,後藤馬上就以出勤為由,衝出派出所去找羽佐間了。
其實就連後藤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麼著緊羽佐間,甚至會為了他,在工作期間開溜…
這明明就不像他會做的事,但羽佐間每次遇上麻煩,他都會立即飛奔過去。
唯一能解釋的就只有:羽佐間是他唯一的朋友。
畢竟自從他女友無故失蹤後,他就再沒心情理會朋友的事了。
那時候的朋友見他變得古怪孤僻,都漸漸遠離他,而當時他沒挽留,更莫論後來去花時間認識什麼新朋友了。
他想他可能本來就是個很有義氣的人,所以才會每次都不顧一切地去幫助羽佐間。
幾分鐘後,後藤騎著自行車跑到鄰近的公園裡,一邊留意四周的情況,一邊打電話。
「我到了,你現在在哪?」電話接通後,後藤馬上確認羽佐間現時的位置。
「我現在在後藤先生後面的草叢裡躲著,記者們就在附近徘迴…」羽佐間壓低聲線地回答,後藤就瞄瞄身後的草叢。
「…我現在會慢慢走過去你那邊,我騎上自行車後,你就馬上衝出來,我們一起跑離這裡。」後藤想了想,就小聲指示羽佐間。
後藤掛上電話後,就如剛才所說的一樣慢慢地拉著自行車,向羽佐間所在的草叢走過去。
在到達草叢前的短短十多秒,後藤再三確認了記者的位置。
現在,後藤能看見的記者就只有三個,一個在不遠處的兒童遊樂場窺探遊樂設施內能藏身的空隙,另外兩個就在後藤的左側尋找羽佐間的蹤影。
因為公園只有後藤右邊的一個出入囗,要逃的話,就得趁現在!
後藤到達草叢的前面,就一個躍身騎上自行車,一個影子從草叢中跳出,坐上自行車。
後藤感到制服被抓緊後,就馬上全速前進,衝出公園門囗。
「喂!別跑!」公園內果然不只有三個記者,另外兩個靠近門囗的發現了他們。
其他記者聞聲轉頭,不約而同地向他倆跑過去,後藤只好拼命地向公園外衝。
最後他們成功繞過趕上來的幾個記者,暫時擺脫纏身的記者們。
不過走了沒兩條街,後藤跟羽佐間的身後就多了輛車。
人力車始終跑不過機動車,他們一下子就被追上了。
「羽佐間先生!我們只想跟你做個簡單的訪問!」車上坐在副駕駛座上的男人從窗裡探出頭大喊。
羽佐間沒有任何回應,只是把臉埋在後藤的背,一動不動的。
後面的追兵越來越多,後藤拐了個彎就果斷剎車,拉起羽佐間的手往小巷裡跑,任由自行車狠狠地摔在地上。
記者們見狀,都紛紛下車。
後藤拉著羽佐間一直跑,兩人途中沒半句對話。
對於後藤想把自己帶去哪裡,羽佐間沒打算問,也沒想要知道,因為他相信後藤。
每當他需要幫助的時候,後藤總會在他的身邊。
無論是初認識不敵初中生們的時候、被奧崎總理下令追捕的時候,還是在敵人基地中深陷險境的時候,後藤都會為他排除萬難。
對羽佐間而言,後藤是最初知道他武士弗拉明戈的身份的人,也是唯一一個完全理解他、認同他的信念的人。
若沒遇上後藤,就不會有現在的自己了——羽佐間有時會這樣想的。
「可惡!怎麼甩也甩不掉?!」後藤咬牙切齒地說。
羽佐間從後藤身上移開了視線,才發現身後追趕著自己的人又增加了。
他們加快了腳步,在街道上左穿右插,總算拉開了跟記者們的距離,但仍然無法擺脫所有記者。
後藤心裡明白他們不能一直跑下去,因為即使體力有多好的人都總會有再也跑不動的時候。
不過,後藤現在真的想不到什麼能徹底擺脫記者的好辦法。
正當後藤開始著急的時候,他們跑到了那個熟悉的公共電話亭前。
後藤的心中突然冒起一個念頭,他放開了羽佐間的手,把警員制服外套脫下,披在羽佐間的身上,順勢把羽佐間連人帶衣推進電話亭裡。
…吻下去了。
羽佐間完全反應不過來,只能瞪大眼睛看著後藤閉起來的雙眼。
整個世界的時間就如停止了一樣,他們就在那個小小的電話亭內度過了恍如千萬年的幾秒鐘…

←S.F→

「咦,為什麼突然不見了?」幾個記者跑過來,吵吵嚷嚷的,但都沒留意到電話亭內的兩人就是他們的目標。
「明明是這個方向啊!」一個記者氣急敗壞地喊道。
明明一直追趕自己的人就在不遠處,羽佐間應該為隨時會被發現而緊張才是。
但在這一刻,他的心就像停止了跳動一樣,異常平靜,他的眼裡就只有後藤,會被找到什麼的已經不再重要了。
沒多久,記者們全都跑到其他地方尋找羽佐間的蹤影,後藤才放開了羽佐間。
「抱…抱歉!是反射動作…嗯…就是…裝成情侶就不會被發現…之類的?」後藤看見一臉呆滯的羽佐間,馬上意會到自己剛才做了非常不得了的事情,慌張得很。
「……」羽佐間呆望著後藤,一點反應都沒有。
「…對不起…你…沒事吧?」後藤見羽佐間完全呆掉了,擔心地搖搖他。
「…原來…」被後藤搖了搖,羽佐間回過神來,心臟也開始正常跳動了。
「原來…接吻是這麼舒服的…」羽佐間撫上自己的嘴唇,認真地說。
「吓?」這次輪到後藤怔了怔,一時理解不到羽佐間的說話。
「可以…再來一次嗎?」羽佐間抓住後藤的衣袖,眼睛閃閃發亮,很期待的樣子。
「不…不能!」後藤臉一下子涮紅,緊張得大叫起來。
「喂!在那裡!」下一秒,不遠處傳來一把女聲,後藤只好拉著羽佐間繼續跑。
雖然本來就是為了逃離記者才一時情急做出這種事來,但現在被發現反而讓後藤鬆一口氣。
再跑了一陣子,兩人都快要筋疲力盡了,必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可是,羽佐間的家早就被記者包圍,回去就只是自投羅網。
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後藤惟有帶著羽佐間繞了點遠路,回自己家暫避。
兩人一關上門,就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氣。
「謝…謝謝你…嗄…如果沒有…後藤先生,我都…不知怎樣才好了…」羽佐間一邊喘著氣,一邊道謝。
「…不用謝啦…我都…習慣了…」後藤非常慶幸羽佐間沒再追究剛才的事,已沒有要埋怨他又給自己添麻煩的心情了。
之後,兩人攤軟在地,沉默了好幾分鐘。
為了打破這個僵局,後藤表示自己要回去派出所工作,叫羽佐間在自己家再休息一下,等附近的記者都走了才離開。
事實上,後藤已經翹班兩小時了,再不回去一定會被懷疑,所以這不是個藉口。
夕陽西下,後藤處理好派出所的日常事務後,就拖著疲累的身軀回家。
看到玄關處整齊地放置著一雙不屬於自己的男裝鞋,後藤馬上意會到羽佐間仍在自己家裡。
「你回來啦?」關上門後,房間裡就傳來羽佐間的聲音。
「嗯,你還沒走?」後藤走進房間,羽佐間正坐在地上看電視。
「抱歉,我知道附近的記者都走了,但剛才石原小姐打電話過來,說我的家周圍還有很多記者…」羽佐間搔搔頭,一臉無奈。
「…那沒法子吧…」後藤皺起眉頭,在羽佐間旁邊坐下。
他們就這件事討論了一會兒,雖然不太情願,但後藤最後還是決定讓羽佐間暫時住下來。
「唉…每個有事就跑到我這裡來…幸好家裡有多出的被鋪,不然我可不會為你們多買一套!」後藤想起之前Mineral★Miracle★Muse的真野茉莉曾賴在家裡衣櫃裡好幾個月,心裡很不是滋味。
「我可以買丫。」羽佐間一臉理所當然地說。
「不是買不買的問題!」後藤皺眉,心情變得更差。
「那是什麼問題?」羽佐間歪歪頭。
「…我家已經夠小了啦!哪有多餘的空間騰出來?你們也要為我著想一下啊!」後藤因為羽佐間完全沒顧慮自己的感受而生氣。
「那一起睡的話,不就能省點位置嗎?」羽佐間還是不明白後藤為什麼而生氣。
「…才不要!」後藤呆了呆,堅決拒絕。
「咦,為什麼?」羽佐間有點失望。
「當然是因為兩個大男人一起睡會很噁心啦!而且會很熱!」後藤隨意找了兩個原因。
「……」既然後藤都說到這份上,羽佐間也只好放棄。
但明明現在已經入秋,還會熱嗎?

←S.F→

吃完晚飯,兩人一起在房間裡看電視。
「後藤先生。」羽佐間喊道。
「嗯。」後藤應了一聲,沒有把視線從電視移開。
「你跟你的女友接過吻嗎?」羽佐間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指。
「有啊。」後藤語氣平淡地回答。
「…即是今早的不是後藤先生的初吻?」被這樣一問,後藤立即記起今早的事,轉過頭正視羽佐間。
「…不是。」不知怎的,後藤回答時有點心慌。
「嗯…但今早的…是我的初吻呢。」羽佐間依然沒有抬起頭。
「…抱歉!十分抱歉!」後藤被這個事實嚇到了,馬上跪好低頭道歉。
「後藤先生不用道歉啦…道歉都改變不到事實。」羽佐間冷靜地看著跪在自己旁邊的後藤。
後藤心裡當然明白,但除此之外,他實在想不到應該做什麼才好。
「……」後藤抬起頭,視線剛好對上羽佐間的眼睛。
「所以…後藤先生,請你再吻我一次!」羽佐間再次露出今早那種亮晶晶的眼神。
「…吓?」後藤沒想到羽佐間又重提這個荒唐的請求。
「請你再吻我一次!」羽佐間以為後藤聽不清楚,再重覆一次。
「不要…」後藤像看怪物般看著羽佐間。
「求求你…只是一次?」羽佐間一臉可憐兮兮的,舉起一根手指。
「…不行。」後藤總覺得答應了的話,後果會變得不堪設想。
「……」羽佐間鼓起腮,然後面對後藤正坐。
兩人對峙著,大眼瞪小眼的,互不相讓。
「後藤先生你奪去我的初吻了,難道不應該付上什麼責任嗎?!」羽佐間有點氣地大嚷。
「……」後藤額上冒汗。
「後藤先生太過份了!」羽佐間大聲責罵。
「…好吧…一次…如果只是一次也可以啦…」後藤別過頭避開羽佐間凌厲的視線,屈服了。
「嗯!」羽佐間大力點頭,很滿意後藤的答案。
其實後藤不會覺得吻羽佐間是件很噁心的事,但正正就是因為不會覺得噁心,才令他感到毛骨悚然。
「…閉上眼睛。」後藤好好確認過羽佐間有閉上眼睛,才小心翼翼地湊過去。
後藤看著羽佐間微微嘟起的小嘴,有點遲疑,總覺得整件事變得怪怪的。
心裡想著只是輕輕親一下應該不要緊,後藤就鼓起勇氣,以蜻蜓點水式親了羽佐間一下,然後退回去了。
羽佐間張開雙眼,臉紅紅的。
看到羽佐間臉紅,後藤的臉也染上了一點點紅色。
「…這樣就可以了吧?」後藤移開眼睛,想要掩飾自己的難為情。
「我懂了…」羽佐間喃喃。
「…?」後藤將視線放回羽佐間身上。
「這就是愛吧?!」羽佐間雙手握拳,表情變得又高興又興奮。
「吓?!」後藤覺得自己已經完全跟不上羽佐間的步調了。
「我愛上後藤先生了!」羽佐間撲向後藤,後藤反射性避開。
「你在胡說什麼啊?!」後藤陷入一片慌亂。
「師父說過最強大的力量就是愛!我現在懂了!」雖然羽佐間撲空了,但依然十分高興。
「…你才不懂!」後藤像逃的爬起身。
「我懂!我愛後藤先生!」羽佐間毫不婉轉地表達自己的愛意,讓後藤的臉一下子紅得像個蕃茄。
「什…什麼愛?!你懂什麼是愛嗎?你這個處男!」後藤惱羞成怒,指著羽佐間的鼻子罵。
「咦?!後藤先生不也是處男嗎?!」羽佐間站起來,瞪著後藤。
「…你別管!我可是有女友的!」後藤亮出手機。
「有女友又怎樣?!」羽佐間不滿地大喊。
「我有女友…所以比你懂什麼是愛!」後藤大聲回應。
「後藤先生強詞奪理!」羽佐間不憤地跺腳。
「…閉嘴!處男!」後藤一時想不出反駁的說話。
「明明後藤先生也是處男!處男、處男、處男!」羽佐間用盡力氣大喊。
「你們兩個處男都給我閉嘴!吵死人了!」隔壁響起的男人吼叫聲嚇了兩人一跳,就此為這場沒營養的罵戰劃上句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http://godpinion.blog132.fc2.com/tb.php/193-2e57bce5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