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纓桂

Author:纓桂
腐壞值:400%
屬性:大叔控、傲嬌控
(註:紅髮偏好)

FB:godpinion
Plurk:godpinion
Weibo:godpinion
Twitter:godpinion
AO3:godpinion
Pixiv:519002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同人產物

OSOMATSU-KUN FANBOOK
《JUST FOR YOU》

R15|小說|A5判|92pp
CP:速度松、數字松、材木松

FREE! FANBOOK 2
《Arrested!》

R18|漫畫|B5判|16pp
CP:宗凜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銀色記憶-》

A5判|261pp|H番外
CPx3

FREE! FANBOOK
《松岡凜の生活日誌》


四格漫畫|A5判|16pp
凜中心|全員歡樂向|手工釘裝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


A5判|266pp|H番外
CPx3

坂道のアポロン FANBOOK
《紅線の末端》

漫畫|B5判|24pp
CP:千太郎x薰

ONE PIECE FANBOOK3
《有期限的承諾》

漫畫|B5判|24pp
CP:D兄弟

TIGER & BUNNY FANBOOK
《Love&Punishment》

漫畫|B5判|24pp
CP:兔虎

ONE PIECE FANBOOK 2
《戀愛是厚顏無恥的!》


R18|漫畫|B5判|24pp
CP:卓洛x山治(索香)

ONE PIECE FANBOOK 1
《THE DIARY OF LITTLE
SANJI》


漫畫|B5判|48pp
全年齡|輕鬆歡樂|成長領會
CP:卓洛x山治(索香)

BH6同人《ONE MORE HUG》 #1

這篇寫到我也快要窒息而死了QQ(喘不過氣

#1 LIVE WITHOUT AIR..

清晨,一陣涼風刮起,大量的冷空氣從窗縫湧進房間,使室內的氣溫急劇下降。
HIRO用棉被把自己裹得緊緊的,不容許冷空氣觸碰到自己身上的任何一寸肌膚,棉被外只露出一頭凌亂蓬鬆的黑髮。
七時三十分,長期擱在牆邊的紅色金屬收容器發出三下嗶嗶聲,然後就自動打開了。
裡面的白色乙烯基氣球開始自動充氣,不消五秒就變成一個人型的龐大物體,從收容器步出並走近床邊。
「HIRO,早安。」BAYMAX一如既往地以機械人獨有的平板語調說話。
但回應他的就只有一片沉默,床上的人兒一點動靜都沒有。
「HIRO。」BAYMAX伸出右手輕拍棉被團。
HIRO在棉被裡稍稍蠕動,但還是沒有回應。
「HIRO,再不起來就要遲到了。」BAYMAX把手放在棉被上搖搖。
「…嗯。」HIRO發出悶悶的聲音,表示不滿。
「還有,不要把棉被蓋著頭睡覺,吸入過量的二氧化碳對身體有害。」BAYMAX把被子拉下,讓HIRO的頭露出來,但HIRO馬上縮回被子裡。
「HIRO,不要把棉被蓋著頭睡覺,吸入過量的二氧化碳對身體有害。高濃度的二氧化碳會麻痺呼吸中樞,還會降低血氧含量甚至影響大腦功…」BAYMAX重覆發言並加以更詳盡的解釋。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HIRO不敵囉唆的BAYMAX,終於從床上坐起來了。
「現在是早上七時三十七分,距離第一節課的時間還有三十八分鐘。」BAYMAX報時。
「哎…」HIRO皺起眉,慣性地抓抓頭上的亂髮,不情願地爬下床準備上學。

—(●—●)—

與PROFESSOR CALLAGHAN事件相隔十年之久的今天,SAN FRANSOKYO已經成為世上最先進、治安最好的一個城市。
而當年有點自以為是的小鬼HIRO HAMADA,亦已長成一個二十四歲的有為青年。
現在的他不但是維持SAN FRANSOKYO治安的BIG HERO 6隊長,還是SAN FRANSOKYO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機械人課程首席教授。
他在這十年間的發明不計其數,每項都充分發揮了它們的特性,從各方面大大提升了人們的生活質素,幫助了各個階層的市民。
如TADASHI所願,HIRO將他的聰明才智全都用在有意義的事情上了。
在AUNT CASS眼中,他是個令她驕傲萬分的好侄子;在隊友眼中,他是個值得信賴、值得欽敬的好伙伴;在學生眼中,他是個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天才教授。
他的成就讓他成為了眾人眼中的人生勝利者。
可是這一切對HIRO而言,一點意義都沒有。
每完成一項研究、每獲得一個獎項、每擊退一個敵人,當下是有成就感的、是高興的,但當那喜悅燒耗殆盡,剩下的就只有無窮無盡的空虛。
沒錯,HIRO是在做自己喜歡的東西,過著自己喜歡的生活,但他活得一點都不快樂。
隨著時間的流逝、年歲的增長,他漸漸明白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真正能帶給他快樂的是什麼。
但那正正就是他再也無法得到的東西——TADASHI HAMADA。

—(●—●)—

HIRO爬下床後的第一個動作是關掉房內唯一開著的床頭窗。
「不要把所有窗子都關掉,這樣空氣會不夠流通…」BAYMAX見狀,立即表示。
「容易滋生細菌,也會導致室內的二氧化碳含量上升…我都知道啦!我換好衣服就會把它打開!」HIRO模仿BAYMAX的語調接著說,同樣的話他已經聽到耳朵起繭了。
雖然HIRO有時會對愛嘮叨的BAYMAX感到十分煩厭,但他從沒想過要把它關掉。
甚至,在重製BAYMAX的時候,他將TADASHI設置的開關機條件取消了,把它的鋰離子電池改為超級電容器以加快充電時間及增大電容量,好讓它能長期待在自己身邊。
除此之外,HIRO在這十年間更不斷提升它的各項性能,但惟獨是沒有對TADASHI的芯片作出任何修改。
只因為像TADASHI一樣囉嗦的BAYMAX是他唯一的心靈寄托。
「BAYMAX,毛巾。」剛洗完臉的HIRO緊瞇著眼,往後張開手掌。
BAYMAX聽命把掛在牆邊的毛巾拿下,然後放到HIRO手上。
抹乾臉上的水珠,HIRO對著鏡子展現今天第一個笑容。

—(●—●)—

SAN FRANSOKYO在急速發展,但HIRO的房間卻十年如一日。
以HIRO現在的財力,把這個家加蓋幾層,擴大幾倍面積,甚至跟AUNT CASS搬到像FRED住的豪宅一樣大的地方,其實一點難度都沒有。
可是HIRO壓根兒沒有考慮過,更甚,他想要這個家永遠維持不變,特別是能證明TADASHI曾經存在的那部分。
事實上,AUNT CASS曾幾度提議將TADASHI的東西處理掉或放到倉庫,讓房間有更多的空間,但都被他一一婉拒了。
因為只有身處在這個他跟TADASHI一起長大的家裡,他才可以偶然欺騙一下自己、幻想TADASHI從沒離開過自己…
HIRO知道自己病了。
那是個很嚴重的病,是個連BAYMAX這個擁有超過一萬種醫療程序,還在不斷學習、更新各種醫療知識的機械人都無法根治的心病。
深知這病只能自治的HIRO,在這十年間試盡各種辦法,希望能多少減輕自己內心的傷痛。
為了令自己不再經常想起TADASHI已經不復存在,深陷在喪失至親的悲痛情緒當中,他想方設法將自己的時間填滿。
花更多的時間跟家人和朋友在一起,盡力避免獨處。
花更多的時間去學習、去研究、去打工,不讓自己有靜下來的一刻。
花更多的時間去調查罪案、追擊敵人,維持SAN FRANSOKYO的治安,幫助更多更多的人。
那段時間,他過得相當充實,每一晚回家都能馬上倒頭大睡。
不過,這樣的生活還是會有一點點空餘的時間,那時他的腦子就會像要跟他作對一樣,擅自回想起TADASHI還在的種種。
因此他無視BAYMAX及身邊所有人的勸告,更努力地將自己的行程排滿,刪減所有休息時間,令自己無暇回憶。
然後有一天,他倒下了。
HIRO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後果,但他當時依然堅持這樣做,其實是有點自暴自棄的成份的。
因為他覺得,在某程度上,他要為TADASHI的死負上部分責任。
如果在TADASHI衝入火場的前一刻,他能拉住或勸止TADASHI…
如果他當初沒有研發出微型機械人,而是研發了其他不會被PROFESSOR CALLAGHAN看中的玩意…
如果他沒有想要進SAN FRANSOKYO TECH,他就不會參加該學校的學生展覽會…
如果他沒有沉迷於機械人搏擊,TADASHI就不會在那個時候帶他去SAN FRANSOKYO TECH,讓他遇上CALLAGHAN…
他明明就有很多很多機會避免TADASHI的死,但卻沒有好好把握——他非常自責。
反之,HIRO早就不再憎恨CALLAGHAN了,因為他已被判入獄,有好一段時間無法待在至親身邊,得到了他應有的懲罰。
而且失去了TADASHI的HIRO,亦非常理解為什麼CALLAGHAN會那麼痛恨ALISTAIR KREI,並想向KREI報復,就正如自己之前想要殺掉CALLAGHAN一樣。

—(●—●)—

稍作梳洗後,HIRO走下樓梯,就見AUNT CASS正把剛準備好的美式早餐放在暖桌上。
「早上好,AUNT CASS。」HIRO笑著向AUNT CASS打招呼。
「早上好,我小小的PROFESSOR HAMADA。」AUNT CASS回了個很甜美的笑容。
「嘿,就說了不要這樣叫我啦。」HIRO臉微紅地走過去。
自從HIRO當了大學教授,AUNT CASS有時會這樣叫他,但他到現在還是不習慣被AUNT CASS這樣叫喚。
「嘻嘻,那麼你真的是令我引以為傲的PROFESSOR HAMADA嘛!」AUNT CASS吃吃傻笑,心情十分好。
這時HIRO不禁在想,若然TADASHI還活著而又跟自己一樣當上了教授,也會被稱作PROFESSOR HAMADA…
這種想法只在HIRO腦中閃現半秒,然後就被一會兒的授課內容取而代之。
其實單憑發明就能賺取大量金錢的HIRO,根本就不需要擔任大學教授。
本來就不擅長在人前演說的他會選擇這個職業的原因很簡單,就是TADASHI。
不知為何,HIRO從小就覺得TADASHI很欣賞教授、老師這類工作,再加上TADASHI經常要他好好運用自己的天賦,他決定除了不斷研發對社會有貢獻的機械發明,還要將自己的知識教授他人。
「早餐很好吃,謝謝AUNT CASS!」HIRO微笑著說。
「好吃就好,吃飽才有力氣工作!」AUNT CASS被逗得心花怒放,笑得合不攏嘴。
「嗯,那我出門了。」HIRO拿起背包站起來。
「再見,甜心。」AUNT CASS抱抱現在已經長得比她還要高的HIRO。
「再見。」HIRO回了個笑容才轉身下樓,BAYMAX就自動自覺地尾隨在後。

—(●—●)—

那個時候,當HIRO在醫院床上恢復意識後,他才醒覺他的身體健康不只是他一個人的事。
他的任性讓身邊的所有人都擔心極了,特別是AUNT CASS。
看著變得比自己還要憔悴的AUNT CASS,他很後悔,並暗自決定再也不做出令她擔心的事。
「認識更多朋友,或談談戀愛吧!」認為HIRO是太寂寞的FRED給予這樣的建議。
之後,HIRO除了更積極地結識更多的朋友,還嘗試跟不同類型的女生交往。
可愛的、漂亮的、溫柔的、年紀比他小的或比他大的…聰明年輕又富有幽默感的HIRO從不愁沒有喜歡他的女生。
如FRED所說,將感情寄托在其他人的身上,的確是個分散注意力的好方法,令他能夠短暫忘記失去至親的悲痛。
不過,每段關係都沒法持續超過一個月。
因為他總會下意識拿她們跟TADASHI作比較,覺得她們遠遠不及TADASHI好。
兩年,他花了兩年才意會到,完美的TADASHI不但是他的哥哥,還充當了朋友,甚至戀人的角色…究竟有什麼人、多少人才足以頂替TADASHI在他心中的位置?
這時HIRO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會這麼痛苦了——原來他失去的遠遠比他想像中多。
他戀愛了,同時也失戀了。

—(●—●)—

八時十二分,一個紅色的影子降落在SAN FRANSOKYO TECH一塊隱蔽的草地上。
兩分鐘後,頂著一頭亂髮的HIRO出現在往返實驗室的小徑上,看上去有點笨重但很可愛的BAYMAX手持一個造型特別的箱子緊隨在後,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早!PROFESSOR HAMADA!」途經的學生無一不認識HIRO,都紛紛向他問好。
HIRO不厭其煩地向每一位學生微笑點頭,不徐不疾地回到自己的私人實驗室,讓BAYMAX放下箱子,拿點課堂需要的東西就動身前往第一節課的講授地點。
在SAN FRANSOKYO不少知名的大學當中,SAN FRANSOKYO TECH的機械人課程向來都是最頂尖的,但HIRO選擇在這裡任教並沒有考慮過這個因素。
如眾人所想,他會選SAN FRANSOKYO TECH是因為它是他的母校,不過更多的是因為它同是TADASHI的母校。
無論是本來屬於TADASHI的實驗室,以TADASHI HAMADA命名的展覽廳,還是TADASHI走過的校園小徑,都滿佈TADASHI的足跡。
只要能生活在TADASHI曾經存在過的地方,就是HIRO最大的慰藉。

—(●—●)—

當HIRO意識到TADASHI在自己心目中的份量後,很多事就能想明白了,就像是為什麼自從TADASHI離去,HIRO對機械人的熱情就好像減退了不少。
他發現每當自己完成一件新的機械作品,所得到的喜悅和成功感就越少,不是因為作品與作品之間少了新的突破,而是因為他身邊少了個能與他分享喜悅、稱讚他的人。
其實自己這麼喜歡機械人,並非是喜歡機械人的本身,而是喜歡跟TADASHI一起玩機械人。
沒有TADASHI,他就失去了喜歡機械人的理由。
但同時,沒有TADASHI,他就只剩下機械人,所以只能繼續喜歡機械人。
TADASHI對HIRO的影響當然不僅限於此,就像是為什麼HIRO對棒棒糖情有獨鍾這種小事,都是TADASHI所致的。
喜歡棒棒糖的HIRO其實比較愛吃小熊軟糖,但相比起小熊軟糖,他對棒棒糖更有好感。
他能發現到這個奇怪的矛盾,是基於BAYMAX會送乖孩子棒棒糖但不是其他糖的設定——TADASHI只會用棒棒糖獎勵HIRO。
明白了TADASHI對自己的喜惡有莫大的影響,也體會過TADASHI已成為自己對人的評價準則,HIRO充份了解到自己是以TADASHI弟弟的身分構造而成的。
即使他能遠離所有會令自己想起TADASHI的人事物,也沒可能逃離他自己本身。
因此,他放棄逃避了。
在人前,他決定全情投入於學業、研究、工作及BIG HERO 6的任務,以積極的態度活著和繼續TADASHI的理想。
在人後,他容許自己沉醉在跟TADASHI的回憶當中,不用掩飾那個依然對TADASHI思念無比的自己。
只要每天回到家裡,回到那個只屬於他跟TADASHI的房間裡,他就能清晰地回想起以往跟TADASHI一起玩電視遊戲和機械人、打打罵罵的日子。
有時睡在TADASHI的床上,他會回想起他倆小時候曾有一段時間手牽手一起睡,如果他被雷聲嚇醒或做惡夢時,TADASHI還會抱著自己睡。
有時想到TADASHI在離去當天看他精彩的微型機械人演說時,還能分心留意到他沒拉褲鏈,他就哭笑不得。
那段跟TADASHI在一起的時光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對HIRO以言就永遠都不足夠。

—(●—●)—

十二時三十三分,HIRO上完今天最後的一節課,到學生餐廳買了份三文治,就立刻回去自己的實驗室裡,抓緊時間繼續製作他的新作品。
只要開始製作新的作品,未完成之前,HIRO是絕對不會向任何人展示的。
所以沒有得到他的邀請,就沒有人能進入他的私人實驗室,也沒有人知道他在做什麼新研究,但BAYMAX除外。
「快完成了呢,跟TADASHI長得一樣的機械人。」站在一旁的BAYMAX突然這樣說道。
這時HIRO止住了手上的動作,抬頭定晴一看。
「我究竟…在做什麼呢…」他鬆開了握著螺絲刀的手,任由螺絲刀跌到地上,痛苦地伏在機械人的胸前用力捶打它,淚水從眼眶湧出來了。
沒錯,這只是個擁有TADASHI外觀的機械人,即使編入程式讓它的言行舉止都變得像TADASHI一樣,它也永遠沒法替代到真正的TADASHI。
明明HIRO自己很清楚這個道理,所以這十年來都沒打算要做一個這樣的機械人,但為什麼如今他還是把它做出來了?
他這麼多年來一直堅持不在房間以外的地方流露半點對TADASHI的思念,竟然在他不知不覺間全盤傾瀉而出。
因為他實在太掛念TADASHI了。
他對TADASHI的思念沒法像其他人一樣隨著時間減退,相反,那一點一滴的思念隨著時間累積、交疊,最終溢滿了他的心。
對HIRO而言,TADASHI是個從他出生那天開始就一直陪在他身邊,就如空氣般的存在,試問人又怎可能適應沒有空氣的世界?
人沒有空氣就會死——也許從目送TADASHI離開的那刻起,真正的HIRO就已經窒息而死。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http://godpinion.blog132.fc2.com/tb.php/192-24a33925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