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纓桂

Author:纓桂
腐壞值:400%
屬性:大叔控、傲嬌控
(註:紅髮偏好)

FB:godpinion
Plurk:godpinion
Weibo:godpinion
Twitter:godpinion
AO3:godpinion
Pixiv:519002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同人產物

OSOMATSU-KUN FANBOOK
《JUST FOR YOU》

R15|小說|A5判|92pp
CP:速度松、數字松、材木松

FREE! FANBOOK 2
《Arrested!》

R18|漫畫|B5判|16pp
CP:宗凜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銀色記憶-》

A5判|261pp|H番外
CPx3

FREE! FANBOOK
《松岡凜の生活日誌》


四格漫畫|A5判|16pp
凜中心|全員歡樂向|手工釘裝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


A5判|266pp|H番外
CPx3

坂道のアポロン FANBOOK
《紅線の末端》

漫畫|B5判|24pp
CP:千太郎x薰

ONE PIECE FANBOOK3
《有期限的承諾》

漫畫|B5判|24pp
CP:D兄弟

TIGER & BUNNY FANBOOK
《Love&Punishment》

漫畫|B5判|24pp
CP:兔虎

ONE PIECE FANBOOK 2
《戀愛是厚顏無恥的!》


R18|漫畫|B5判|24pp
CP:卓洛x山治(索香)

ONE PIECE FANBOOK 1
《THE DIARY OF LITTLE
SANJI》


漫畫|B5判|48pp
全年齡|輕鬆歡樂|成長領會
CP:卓洛x山治(索香)

《復仇の種子》番外——詛咒與祝福の湖-暗の面-

這是《復仇の種子》番外——詛咒與祝福の湖-光の面-的續章。

◆◆◆◆◆◆◆◆◆◆◆◆◆◆◆◆◆◆◆◆◆◆◆◆◆◆◆◆◆

這一天,我不斷在黑暗的世界中奔跑。
親眼目睹父母的身體被橫蠻的士兵撕裂,血花飛濺,爺爺為了保護我而被利劍刺穿了身體,我的體內好像有什麼崩塌壞掉了。
明明我們完全沒有嘗試作出任何抵抗,也願意交出我們所擁有的一切貴重的財物…為什麼還要殘殺我們這些平民百姓?
士兵不是為了保護國家、守護人民而戰的英雄嗎?
為什麼…為什麼要來破壞我們的生活,為了一己私欲而四處擄掠、殺人洩憤?
我不能死…絕對不能就這樣死去!
即使在這個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的世界裡…我都不能死…
我在鄰村大哥哥的幫忙下,使盡力氣掙脫咬住我脖子的瘋狂士兵,往未被火光染紅的森林裡拔足狂奔。
…我要活下去!我不能讓親人為我白白犧牲…我要活下去!
「救…救我…我不能死…咳…」在昏睡中,朦朦朧朧間聽到一把溫柔的聲音,我嘗試向對方求救。
當我回復意識的時候,已經是三天後的深夜。
救了我的是個擁有一頭漂亮金髮的人,他美得就像天上派來的使者一樣。
我醒來後看見他的那一剎那,還以為自己已經魂歸天國。
由於我的直覺告訴我,一個願意不眠不休地照顧陌生孩子的人不可能是個壞人,我坦白地向他交代了自己的遭遇。
他在細心聆聽過後,露出了那猶如身同感受的悲傷神情,並把我緊緊擁在懷裡。
那時候,我終於忍不住,在他的懷裡嚎啕大哭。
那天之後,我就開始跟他一起在湖邊生活了。
他的名字是凱薩,我討厭這個名字,但除此之外,我對他的事一曉不通。
每當我問及他的過去,他都會微笑著用曖昧的方式回答,有時還會趁機作弄我一下,擁有跟美麗外表不相稱的頑皮活潑。
「…你真的想知道?」在我三番四次的追問下,他第一次認真地回應。
「嗯!」我用力地點頭,期待著他的答案。
「那…就等你長大到…能一手把我抱起來的時候,我才告訴你吧?」他笑瞇瞇地輕掐我的鼻子。
「什麼…?現在就告訴我吧!」我非常不滿意這個答覆,氣得蹦蹦跳。
雖然他看上去並不重,但要成長到那個地步至少要八至十年的時間吧?!
「我才不要告訴你這種黃毛小子!」他對我裝個鬼臉,然後就逃開了。
然後,我倆就在湖邊追逐了好一段時間,最後兩人都筋疲力盡地躺下來了。
「…不公平!…明明…我把自己的事情都告訴你了,但你卻什麼都不跟我說!」我躺在草地上喘著氣,瞪著躺在旁邊的他。
他跟我一樣喘著氣,卻沒有望向我,只是默默地盯著被夕陽染紅的天空。
「…你還小…我不想這麼早就讓你認識到這個世界殘酷的一面。」他這樣說著,眼神變得暗淡起來。
「……」我沒有反駁什麼,也沒再追問。
其實我是知道的,他間中會在寂靜的深夜裡,獨自坐在湖邊的銀葉樹下,看著遠處一個我不知道的地方,默默流淚。
每一次目擊那一幕,我的心都會隱隱作痛,但我卻不知道弱小的自己能為他做些什麼。
自從我被他所救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經成為了我生命中唯一的救贖。
對失去了所有親人的我而言,他就是我的一切。
我實在…非常希望能為他抹去悲傷的眼淚,讓他得到幸福。
因此,我下定了決心,我要用十年的時間,成為一個能獨當一面、好好保護他的男人,讓他放心地把自己的過去告訴我。
在這十年間,我每天努力地鍛煉身體,耐心地學習他所教導的所有知識。
我能感受到他對我的信任日益增加,他更聽從了我的意見,將名字改成凱莎莉恩。
我們之間的關係亦師亦友,又如親人般親暱…
十年的時光眨眼間就過去了,我如願地長大成人,長得比凱莎莉恩還要高大壯健,也成為了一個能讓他依靠的男人。
我選了一個晚上,再次向凱莎莉恩詢問他的過去。
他聽到我這樣問的時候,一臉愕然,然後笑了,表示想不到我還記得那個約定,接著就把他的身世全盤托出。
他所說的就正好解釋了他為什麼能夠被我吸血而又不被轉化,甚至還能令我繼續成長,也說明了他為什麼能夠保有跟十年前一樣的容貌,不會像普通人一樣衰老。
除此之外,他還把蕾雅絲跟銀的故事、對將來的預感,以及他想要守護的人與事,全都告訴我了。
「對不起…我竟然把這麼沉重的事情告訴你了…你聽聽就好,不要放在心上。」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凱莎莉恩含著淚的苦笑。
但我完全想不出半句安慰的說話,只好默默地把凱莎莉恩擁在懷裡。
那時候的凱莎莉恩沒有像平時一樣從我懷裡抬起頭,也沒有像平時一樣打哈哈來緩和氣氛,只是默不作聲地埋首在我胸前。
從他微微顫抖的肩膀及微弱的哭泣聲,我發現到他所背負的東西比我想像中還要沉重得多…我痛恨不能及早察覺到他的痛苦的自己。
「我要為我的親人復仇。」這大概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謊言。
「…為什麼這麼突然?」凱莎莉恩抱著剛洗好的衣服,非常錯愕地望向我。
「一點都不突然,我當初就是為了報復,才拼命要活下來,每天努力鍛煉…」無可否認,當時年幼的我的而且確抱有強烈的復仇心…
「…但那是帝國國王湯米德.摩史…你不可能…」凱莎莉恩放下手上的衣服,向我走過來。
「只要我想就可以!」我打斷了凱莎莉恩的說話,用堅定的眼神證明自己的決心。
雖然凱莎莉恩沒有明確地說出來,但我知道湯米德.摩史是他最大的憂慮之一。
只要除掉這個牽動著過去、現在與未來的萬惡之首,一定能為凱莎莉恩去除不少重擔——我對此深信不疑。
「…好吧,我明白了。無論你的決定是什麼,我都會支持你的。」凱莎莉恩最後還是笑著接受了我的任性。
三年後,年滿二十歲的我跟凱莎莉恩各自為了自己想要守護的事物,終於要分道揚鑣了。
「卡羅斯,我的傻孩子,你真的不要跟我一起走嗎?」凱莎莉恩撫上我的臉,眼裡流露著濃濃的擔憂。
「不,我要加入帝國的血盟軍。」我把手覆蓋在凱莎莉恩放在我臉上的手,注視著他那水盈盈的雙目。
「……」凱莎莉恩抿起嘴,露出一副想哭的神情。
「…離別前,請答應我不要再哭了。凱莎莉恩你不適合哭泣。」我溫柔地抹去凱莎莉恩剛滑下臉頰的淚水。
「嗯…」凱莎莉恩少有地老實答應了,點頭的動作讓幾顆淚珠掉到地上去。
「我也答應你,只要我完成了復仇,就馬上回去你的身邊。」我不捨地摸摸凱莎莉恩耳邊的金色髮絲,並作出承諾。
「嗯,卡羅斯你一定能夠安全回來的。」凱莎莉恩強忍著眼淚,用顫抖的聲音說道。
「……」若能為你除去重擔,即使要我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但我知道我不能把這些話說出來,否則凱莎莉恩必定會阻止我的——這也是我撒謊的原因。
因為只要能夠默默地為他的幸福而努力,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就讓我把對你最大的祝福埋藏在這個詛咒之湖當中吧。


◆◆◆◆◆◆◆◆◆◆◆◆◆◆◆◆◆◆◆◆◆◆◆◆◆◆◆◆◆

後記:
這是我在未完成《種子》時,就想寫的凱莎跟卡羅的故事,
雖然寫出來後,好像跟之前所想的感覺不一樣了,
還分成了-光の面-跟-暗の面-,但不要緊吧(´v`)/
反正我把想要交代的都交代了,
要甜蜜的話,再寫一篇就好ww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http://godpinion.blog132.fc2.com/tb.php/155-22799968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