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纓桂

Author:纓桂
腐壞值:400%
屬性:大叔控、傲嬌控
(註:紅髮偏好)

FB:godpinion
Plurk:godpinion
Weibo:godpinion
Twitter:godpinion
AO3:godpinion
Pixiv:519002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同人產物

OSOMATSU-KUN FANBOOK
《JUST FOR YOU》

R15|小說|A5判|92pp
CP:速度松、數字松、材木松

FREE! FANBOOK 2
《Arrested!》

R18|漫畫|B5判|16pp
CP:宗凜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銀色記憶-》

A5判|261pp|H番外
CPx3

FREE! FANBOOK
《松岡凜の生活日誌》


四格漫畫|A5判|16pp
凜中心|全員歡樂向|手工釘裝

原創BL小說
魔幻劇情本(曖昧BL)
《復仇の種子》


A5判|266pp|H番外
CPx3

坂道のアポロン FANBOOK
《紅線の末端》

漫畫|B5判|24pp
CP:千太郎x薰

ONE PIECE FANBOOK3
《有期限的承諾》

漫畫|B5判|24pp
CP:D兄弟

TIGER & BUNNY FANBOOK
《Love&Punishment》

漫畫|B5判|24pp
CP:兔虎

ONE PIECE FANBOOK 2
《戀愛是厚顏無恥的!》


R18|漫畫|B5判|24pp
CP:卓洛x山治(索香)

ONE PIECE FANBOOK 1
《THE DIARY OF LITTLE
SANJI》


漫畫|B5判|48pp
全年齡|輕鬆歡樂|成長領會
CP:卓洛x山治(索香)

《復仇の種子》番外——神所祝福の男孩

「咦?這個娃娃…是誰的?」羅娜注意到阿德里恩床上的貓娃娃。
「什麼娃娃?」阿德里恩步進房間,搔搔剛洗過的頭。
「這個。」羅娜拿起娃娃,把它遞到阿德里恩眼前。
「啊…這個嘛…是我的娃娃。」阿德里恩抱過半米高的貓娃娃。
「…原來你有這種嗜好嘛…」羅娜一臉狐疑。
「哈哈…對啊!我睡覺時還要把它抱得緊緊的呢!」阿德里恩笑笑。
「……」阿德里恩的發言讓羅娜目瞪口呆。
「說說笑而已!是一個小男孩送我的。」阿德里恩抱著娃娃坐到床上。
「小男孩?不是戀物癖,而是戀童癖啊?」羅娜坐在阿德里恩身旁,奪過娃娃。
「噓…呷醋了嘛?嫉妒女神。」阿德里恩微笑,溫柔地把羅娜抱進懷裡。
「對啊…女神很妒忌呢…是怎樣的男孩?」羅娜半垂著眼,逗弄著娃娃問。

那,是戰爭的年代。
在一場長達六十多年的大戰中,死傷人數高達千萬人。
到處只剩下一片頹垣敗瓦,屍橫片野。
空氣瀰漫著血腥,連天空都染上血紅。
當時,在人民眼中,戰事似乎會一直持續下去,沒完沒了。
「我們去下一個城鎮吧…」阿德里恩眼瞳反映著的,是一片火海。
「嗚…」艾克西斯和應。
這麼多年來,阿德里恩成為了戰爭的見證人。
比普通人長的壽命,讓阿德里恩經歷過千萬人的死亡。
究竟要怎樣做才能停止戰火?
身為局外人,可以做的實在太少。
不明白人們為了什麼而戰。
戰爭帶來的又是什麼?
金錢嗎?名利嗎?還是一堆堆屍骸?
「吼!」艾克西斯好像發現了些東西。
阿德里恩放眼看過去,火海之中,有一個小小的身影。
髒兮兮的小白袍,一個抱著娃娃的小男孩睜著又圓又大的眼睛,注視著阿德里恩。
阿德里恩愣住了,男孩就站在火海的前方,如鬼魂般迷幻。

「嗯…那個…你肚子餓了嗎?」阿德里恩把從瓦礫中找到的麵包遞給小孩。
小孩一口把它咬住了,然後狼吞虎嚥起來。
「嗚…」艾克西斯一副看得唾液快要流出來的樣子。
「忍耐一下吧…」阿德里恩摸摸艾克西斯的頭。
這時候,一隻小手把一小塊麵包貼著艾克西斯的嘴,另一隻手又把一小塊貼著阿德里恩的嘴。
阿德里恩看看小男孩,男孩咧嘴笑了。

因為帶著孩子,阿德里恩在晚上找了一所荒廢的教堂。
晚風颯颯地吹,阿德里恩把孩子抱進懷裡,以免他著涼。
小男孩就這樣窩在阿德里恩暖烘烘的懷裡,緊抱著貓娃娃,睡得很熟。
「孩子的父母恐怕已經…」阿德里恩輕撫著男孩的頭,心裡有點隱隱作痛。
「……」艾克西斯眼色沉下來。
「這麼小…就失去了父母…」孩子看起來只有三歲,比當年的自己還要小。
在這個年代,其實還能活下來的小孩已經寥寥可數。
這孩子是受上帝的祝福,而在火海中存活下來的希望。

「喂!別亂跑!小心著涼了!」荒地上,兩伙子正在互相追逐。
小男孩裸著身子亂跑,身上沾滿了肥皂泡。
男孩看見阿德里恩滿手泡泡的狼狽相,響起清脆的童笑聲。
「可惡!艾克西斯你給我追!」阿德里恩無奈抱頭大喊,連頭顱都沾上泡泡了。

這段相處的時間大約維持了一個星期多。
戰火的蔓延速度實在太驚人,阿德里恩一行人沒法子在同一個地方久留。
「咳咳…咳!」小男孩被一塊暗啞色的薄布包裹住,阿德里恩緊張地撫著他的背,娃娃就只能擱在一旁。
「海里,怎麼樣了?很辛苦嗎?」阿德里恩緊鎖眉頭,撥開海里臉前的劉海。
「嗚…阿德嗯…!」小小的海里用力抱住阿德里恩,淚水不停由眼眶湧出。
「乖乖的,很快就沒事了,很快就沒事了…」阿德里恩溫柔地捧起他的小臉,抹去他臉上的淚珠。
小海里哭累就睡著了,小小的眉頭卻依然緊皺著。
疾病跟死亡遍佈地上,孩子始終沒法在戰火中生存。
大概要找個地方安定下來了,再這樣下去,海里會撐不住的——阿德里恩是這樣想的。

一所位於聖十字教團地域內的小教堂門前,有數個影子。
「阿德哩!我不要!」小海里緊抱著阿德里恩的右腿,含著淚大喊。
「海里乖,外面太危險了,你必須住在這裡,你知道嗎?」阿德里恩蹲下來,耐心地對海里解釋。
「嗚!」艾克西斯湊上前。
「海里留在這裡,艾艾跟阿德也要!」小海里抱著艾克西斯的頭,拉過阿德里恩的手指。
「這可不行啊,我們還有事要做,不能留在這裡…」阿德里恩苦笑。
「那麼我不要!不要留在這裡!」小海里任性地大吼。
「你乖乖的,這裡有修女姐姐陪你,還有很多跟你年紀差不多的小孩可以跟你玩啊!」阿德里恩哄道。
「我不要!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小海里猛地搖頭。
「喔…」站在旁邊的莉莉芬修女苦笑。
「聽我說,海里。」阿德里恩捧過海里的臉。
「嗚…」小海里用他的小手緊緊扯住阿德里恩的衣袖。
「我知道海里很乖的,所以你要乖乖地留在這裡。戰爭結束後,阿德里恩一定會回來的。」阿德里恩承諾。
「真的?…阿德利…」小海里抬起頭,大大的眼睛閃著淚光。
「嗯。」阿德里恩笑著點點頭,作出承諾。
「但是…我不想…我想一直…一直跟阿德在一起…」說著說著,豆大的淚水滑到貓娃娃的塑膠眼睛上。

時光飛逝,歲月如流水般淙淙而過。
這九年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對海里來說,這九年實在太漫長了。
由於阿德里恩周遊列國,除了約定的每月來信外,根本沒有任何方法可以聯絡到他。
而每個月寄來的信則成為了無父無母的海里唯一的心靈支柱。
九年後的今天,小小的海里也長成一個俊美的少年了。

「嘻嘻嘻,那些蠢材,竟然完全認不了我!」一名身穿簡單樸素的花裙的少女,掩嘴偷笑。
一個晴朗的上午,少女獨自晃到鬧市中穿梭。
蜜色的肌膚泛著一點點青春的氣息,髮根僅及肩膀,大大的眼睛非常有神采。
隨手抓住一個梨子,撥一撥黝黑的秀髮,少女試圖賣弄自己尚未成熟的姿色。
神不知,鬼不覺,沒花半個錢,就得到了各式各樣的小東西。
心情越愉快,步伐越輕快。
「啊!」在溜回教堂的路途上,卻撞上一個途人。
「你這個不會看路的白…!」正想開口大罵的時候,臉前出現了一隻似曾相識的手。
「妳沒事吧?」溫柔的聲線在耳邊響起,眼框不禁熱起來。
「……」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眼淚就似洪水般一湧而出。
「丫…扭傷腿了嗎?」阿德里恩被少女嚇得冒汗,連旁邊的狗也呆住了。

阿德里恩以為令少女扭到腿了,惟有揹起來,在少人的街道上行走,接送她回家。
「妳是住在教堂裡的嗎?」阿德里恩問道。
「嗯…」少女把臉窩到阿德里恩的脖子間,不時瞄瞄身下的艾克西斯。
只見艾克西斯搖著尾巴嗅著少女的鞋底,被少女一踢,痛得摀著鼻子。
「那麼,妳認識一個叫海里的小鬼頭嗎?他大概跟妳年紀差不多…」阿德里恩喃喃。
「……」少女抬起眼,心突然跳得更快了。
他還記得我…他是來找我的!
心裡小鹿亂撞,海里暗地狂喜。

對於阿德里恩認不出自己,海里多少感到有些失望。
不過海里已經感到很滿足了,因為阿德里恩終於履行承諾回來了!
「海里!你這個淘氣鬼!」一步進教堂,莉莉芬修女怒氣沖沖地跑出來。
「嘩!」海里緊抓住阿德里恩,低下頭想要用阿德里恩擋住自己的臉。
「海里?」阿德里恩瞪大眼睛,轉頭看看背上的「少女」。
「嘻!」海里向著再一次怔住的艾克西斯裝著鬼臉。

之後,莉莉芬修女招待他們到客房。
「你這個小鬼頭!害我以為…」阿德里恩羞愧地紅起臉,惟有搔搔頭,掩飾自己的窘態。
「嘻嘻,我是不是穿得很可愛哩?!」海里跳上桌子,轉了一圈。
「…是很可愛沒錯…」阿德里恩無奈地抬頭,想不到九年後的重逢,海里竟然變了這麼多。
其後數天,海里總是纏著阿德里恩。
吃飯黏著,上街黏著,睡覺黏著,差點連上廁所都要黏在一起。
只有阿德里恩在做飯的時候,海里才會乖乖地在飯桌邊等。
因為阿德里恩覺得廚房很危險,說如果海里硬要跟來就不做飯給他,所以海里才會答應的。
艾克西斯在旁邊興奮地搖著尾巴,萬分期待阿德里恩親手做的美味菜餚。
事實上,阿德里恩真是極少下廚的。
如果不是海里的話,也很難令阿德里恩親自下廚。

半個月過去了,快到滿月的日子。
「你在做什麼?」海里看見阿德里恩正在收拾行裝,就上前抱住他的脖子。
「明天我要走了。」阿德里恩低聲回話。
「什麼?!你要走?我不准!」海里大力抱住阿德里恩的脖子,害阿德里恩的臉都變青了。
「好…了好了!你長大囉,不能任性。」阿德里恩幾經辛苦把海里拉下來,不然就要窒息死掉了。
「什麼嘛!我不要阿德里恩走啦…我…」說著說著,海里落淚了。
「唉…你還是老樣子…總愛哭…」阿德里恩看得心也酸了。
「嗚…我…我會想念阿德里恩的…我不想…再分開了…」海里把自己擠進阿德里恩的懷裡。
「……」阿德里恩皺起眉,不忍心就這樣拋下海里。
「這次如果阿德里恩要走,我也要跟著一起走!」海里抬起頭,強忍著淚水說。
「…不行啊…」阿德里恩摸摸海里的頭,露出悲傷的眼神。
自己又何嘗不想把海里帶在身邊呢?
但是自己的體質…根本就不容許跟普通人一起旅行…
雖說艾克西斯那晚可以照顧他…
阿德里恩有點兒動搖。

儘管如此,阿德里恩還是決定不辭而別。
在海里哭累睡著的那一晚,留下一張字條就走了。
內容又是另一個承諾,約定每一年都會回來。

「又要走了嗎?」身穿單薄衣裳的少年問。
這時的海里已經十七歲了。
「是啊。」阿德里恩卻一如以往,除了多了一兩根白頭髮外,沒什麼改變。
海里蹲到阿德里恩的旁邊,摸摸艾克西斯的頭。
「可以不走嗎?」海里問道。
「…不能。」阿德里恩遲疑了半晌。
「為什麼總是不能留久一點呢?」海里托起頭,注視著阿德里恩收拾行裝的一舉一動。
「……」好像可以看透一切的目光令阿德里恩有點不自在。
「…聽說…聖十字教團地域裡有收留少數的人狼呢…也批准人狼出入境…」海里輕描淡寫。
「海里…」阿德里恩此時才從行李間抬起頭。
「艾克西斯…其實不是狗吧…?」海里捧起艾克西斯的臉。
「嗚…」有人認得出來,艾克西斯非常感動。
「…既然你已經知道,我也沒必要繼續隱瞞了…」阿德里恩苦笑,還是像以前一樣摸摸海里的頭。
「對,我是人狼,而艾克西斯是我的弟弟…」阿德里恩眼神暗淡起來。
「我不介意啊!阿德里恩,我一點也不害怕!所以你讓我跟著你吧!不要再拋下我了!」海里打斷阿德里恩。
「……」阿德里恩內心掙扎著。

「…好吧…我答應你,總有一天我們會一起到各國旅行,再不分離。」——海里是這樣深信的。

一年過去了,又是約定的日子。
阿德里恩跟艾克西斯再次回到聖十字教團的地域內。
那個時候,阿德里恩站在教堂前的空地,怔怔地注視著眼前零零碎碎的焦木。
記得一年前教堂依然屹立在此地的時候,海里總是第一個跑出來迎接他跟艾克西斯的。
…神所祝福的孩子…嗎?
承諾守不了了…
我也再一次保護不了…自己最珍視的人…
以前不能,現在也是。

那時候,阿德里恩一定沒有察覺到自己臉上的淚痕吧…羅娜是這樣想的。

「咦?這不是我的貓娃娃嗎?」克里斯汀大嚷著。
「是啊…」阿德里恩瞄瞄正翻著自己的行李,找東西吃的克里斯汀。
「嘩!好高興啊!阿德里恩你果然真的保存下來了!都三十多年了,還完整無缺!」克里斯汀抱著娃娃傻笑。
「……」阿德里恩紅起臉來,繼續收拾被弄亂的衣服,旁邊的艾克西斯正在睡午覺。
「…不過真可惜呢!那時候的海里已經死了啊…」克里斯汀笑著說。
「不要胡說!」阿德里恩乾瞪克里斯汀一眼。
「從今以後,阿德里恩就只屬於克里斯汀一個人,那個笨海里滾開吧!哈哈!」克里斯汀完全沒在聽。
「…我看那個笨蛋是你才對!拜託你正經一點好不好?!」阿德里恩沒好氣地笑了。

——那時候,我離開教堂了。
——因為我明白,能兌現那個承諾的人,不會是那個只會跑在阿德里恩身後的小男孩。


◆◆◆◆◆◆◆◆◆◆◆◆◆◆◆◆◆◆◆◆◆◆◆◆◆◆◆◆◆

後記: (*這好像是比本篇更早寫的)
因慮及本篇不會有機會描述阿德里恩跟克里斯汀的相遇,
所以就把它寫成番外了。
其他未能收納於本篇的過去,
本纓遲陣子也會寫成番外,放上來的。

如果有看過《血咒聖痕》的同好,
大概會覺得這相遇情節似曾相識吧?
沒錯,這是參考黑乃大大的=P
因為本纓實在太喜歡這個設定了,
所以借用了,哈哈。
《血咒聖痕》是部很好看的曖昧BL漫,
題材是本纓喜愛的吸血鬼,推薦www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http://godpinion.blog132.fc2.com/tb.php/117-1c51f54e

 | 主頁 |